民智编译



Trump's Deregulatory Successes



作者 | David R. Henderson

译者 | 王新雨


“征税的权力即毁灭的权力。同样,管制的权力即毁灭的权力。”1970年1月,芝加哥大学的哈罗德·德姆塞茨在温尼伯大学的演讲中如是说。


当他还是里根总统经济顾问委员会(CEA)的高级经济学家时,他们与公众汇报的主要方式是每年发布一次的总统经济报告。


CEA有的报告像是针对外行人写的,有的像是针对专业经济学家写的。CEA上月末发布的最新报告则属于后一类。该报告题为《2017年1月以来联邦放松管制的影响——中期报告》,报告中几乎每一段都包含了非经济学家难以理解的严密推理。


报告预估,在5到10年后,特朗普政府的放松管制举措将使美国每个家庭的实际收入每年增加3100美元,无疑这是一个很大的数字。


CEA在其《2018年总统经济报告》中指出,放松管制可能将产生巨大的影响。在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成员国的35个国家中,美国对产品市场的管制力度排在第九位。


据估计,如果美国放松管制,达到与荷兰——35个经合组织成员国中监管最宽松的国家相同的监管水平,美国GDP将在未来10年增长2.2%。


相反,如果美国决定效仿严格监管的国家,如加拿大,美国的实际GDP将在10年内只增长0.5%。



有人可能会认为,CEA的观点是监管都是坏的,但这并不是他们的结论。


报告中写道:“即使最初的监管行为是针对私人市场的失调,但当监管成本超过先前的监管收益时,放松监管是必要的。”简言之,即使某些监管是合理的,政府也可能监管过度。



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批准仿制药进行改革是报告中的一大亮点。CEA估计,特朗普政府的改革导致FDA批准了创纪录数量的仿制药和新品牌药物。


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表示,FDA在最初20个月内批准了1,617种仿制药,比过去20个月批准的1376种增加了17.5%,这将使消费者在零售处方药上节省近10%,使美国人的购买力每年增加320亿美元。


放松管制措施带来的另一个好处是促进恢复互联网的自由秩序,并预计每年将带来500多亿美元的额外收入。


这些措施为Comcast和T-Mobile等互联网服务提供商引入了一套影响深远的监管制度,即允许它们的定价政策被监督。


内容供应商原本应该只收取固定的费用,而数据网络之间的支付系统——实际上是整个互联网系统的基础——其实需要广泛的监管和管控。事实上,这种情况就好比要求餐馆对相同的自助餐收取相同的餐费,而不允许对不同的饭菜收取不同的价格。



在这样的系统中,高频用户,如年轻的游戏粉丝或狂热的电视观众,倾向于以较低的价格购买每单位的数字消费,而老年人则倾向于支付更高的价格。


政府控制成本、降低竞争的一种方式是制定法规。


按比例来说,管制法规对小企业的负担要大于对大型企业的负担。比如说,年收入1,000万美元的公司可能需要聘请一名律师来负责法务,而年收入100亿美元的公司可能只需要聘请10名律师。


在上面的例子中,小律师事务所的律师收入比为1 -1000万美元,而大律师事务所的律师收入比仅为10 - 10亿美元。这种情况经常发生,以至于几年前诞生了一个术语“合规的规模经济”。


这样的规定会把小型企业排挤出去,使他们所在的行业的竞争力有所下降,不过特朗普总统签署的2018年《经济增长、监管放松和消费者保护法案》将减轻监管负担,支持小型企业从银行贷款,无疑对他们来说是一个福音。



CEA估计,放松管制将使美国的实际年收入增加60亿美元。


自2017年,联邦政府的干预减少以来,消费者和小型企业在生活和工作中有了更多的选择,他们可以以团体或个人的身份购买健康保险,而不必支付他们不想要或不需要的保险类别。


小型企业也可以设计满足员工需求的薪酬方案,与大公司建立真正的特许经营关系。消费者也有了众多福利,比如更便宜的上网费用。


正如奥巴马总统在2009年就职三天后所说,“选举有其结果。” 特朗普当选总统的结果之一是在国内放松了管制,这对于过去很多不看好特朗普的人来说,也许是一个意外惊喜。



毕竟管制的权力即毁灭的权力,明智地放松管制是激励创造的动力。


图片:网络

全球化 | 中美经贸 | 乡村振兴


2019年07月18日

桑德斯:要做“美式社会主义”接班人
逐渐消逝的美国霸权梦

上一篇

下一篇

特朗普放手后,美国经济创了新高

添加时间: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