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智漫谈


导读:根据法国卫生总署通报,法国确诊新冠肺炎人数突破万例,死亡率约为3.4%。香榭丽舍大街行人寥寥,偶有警车停在路边。马克龙宣布进入全国战时状态,法国的时间似乎被“停止了”。今天的主人公塞西是一名正在巴黎交换的中国学生,今天她正在准备回国相关的手续。在法国抗疫的至暗时刻,她和我们分享了她的见闻与思考。

 

(正文约3400字,预计阅读时间10分钟)


最近,一场名为“我们鼓掌”的串联活动席卷法国。这是由法国的一位议员在推特上发起的活动,邀请所有民众在晚间八点,站在自家的阳台、花园和窗前,一起地为医护人员鼓掌欢呼。



他在推文中说:“对那些为了照顾我们,勇于对抗危险、疲惫、物资缺乏的医护人员,表达我们的感谢、感佩与支持,表达我们对公共卫生体系的情感。今晚,请在窗边集合!”


随着疫情日益严峻,确诊数字飞涨,原先散漫、还坚持亲吻礼的的法国民众骤然间改变了态度。


3月17日,法国已有9134例确诊。而法国的邻国、意大利、西班牙和德国正处于世界疫情战场的中心,连续多日超过10%的递增确诊人数。在欧盟宽松的内部流动之下,法国也岌岌可危。


危机之下,法兰西民族似乎前所未有的坚定。正如3月16日法国总统马克龙在电视讲话里说的,“我们正在共同面对战争”,虽然法国正在经历非常艰难的时刻,但是“法国民众不会屈服于任何恐慌”。



疫情爆发之初:民众不重视


塞西(中国留学生)最早意识到疫情已经来到身边的时候是在2月20日,那时候她结束春假从西班牙返回法国。


刚到巴黎,就接到了来自学校的邮件,要求所有近期去过意大利的同学进行14天的自我隔离。意大利离巴黎不算远,彼时意法两国进出也毫无限制,塞西觉得,法国可能状况也不太好了。


与国内如临大敌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塞西身边淡定无比的法国同学,他们表示勤洗手是最好的防护措施。哪怕是在受过较高水平教育的法国年轻人的观念里,他们也认为戴口罩是多此一举。



更普遍被法国人认同的说法是,这种疫情对年长者更有威胁,而年轻人生病了也可以自己恢复。


塞西的房东是一位法国老太太,某天在楼梯间碰到了塞西,安慰她说,不要担心,这个病只会攻击“她这个年龄的人”,一切都会过去的。话里话外看似乐观,更多的是“不重视”、“不以为然”。


而另一方面,法兰西民族骨子里的“叛逆情怀”给新冠肺炎的传播更添一把火。即使在政府指导下,巴黎半程马拉松、动漫展相继被取消,而“黄背心”运动却卷土重来。


这场自2018年起持续达70周的示威游行毫不畏惧病毒,甚至在马克龙已经禁止大型集会的情况下,仍然有不少人选择走上街头。



其中,莫尔比昂省因疫情禁止集会,工会便号召大家去邻近省份游行,而戴口罩参加游行的更是寥寥无几。


当时法国互助工会的一位发言人说,“害怕政府借着疫情为由不让我们进行游行”,对于大多数法国人来说,那个时候,害怕的不是可能夺走生命的新冠肺炎,而是政府可能会限制他们游行。


如果让塞西来评价法国政府对疫情爆发初期的措施,她会用两个字:混乱。


塞西就读的是法国最好的大学之一,但学校应对疫情的措施也颇令人失望。


2月底,学校最初是要求近期去过意大利、韩国、中国的学生进行两周自我隔离;没几天,这条政策有更改为了“去过意大利的学生无需隔离,只需去过中国湖北的学生进行隔离”。



随着疫情局势扩大和恶化,学校隔离措施却三番两次更改,并且更改的内容也令人摸不着头脑。直到上周四,马克龙第一次讲话的前一天,塞西所在的学校才宣布全校停课。而此时,已经离该校出现第一名新冠肺炎疑似过去了多天。


举国上下把疫情看作严重一点的流感,学校和工会对疫情状况的把握不准,社会大多数人仿佛在这个三月陡然之间失去了对危机的嗅觉。


疫情爆发中:无力的医疗系统


在最近一周里,被讨论的最多的莫过于英国首相约翰逊采取的“群体免疫”策略,即从“遏制阶段”措施转向“延缓阶段”。


对此,英国政府首席科学顾问解释说,目前最重要的是让疫情尽量延后达峰,让病例数增长曲线更趋平缓,避免医疗体系不堪重负,并希望最终能在“更多人群中产生对这一疾病的免疫力”。



这样的抗疫措施在全球范围内收获巨大反对之声,被认为是对人民毫不负责,并有可能导致“远超必要数量的感染患者”。


比起英国,法国政府做得要稍好一些。最初,政府也仅仅是提出“禁止年长人士外出”的建议。


正如马克龙所说的,“法国人并没有遵守政府之前提出的健康卫生规定和疫情防控措施”,所以疫情没有控制住。短短一周,从千余民确诊病例上涨到过万名,成为“高风险”评级的国家。



认识到法国人毫不遵守政府建议时,法国政府随后提出了限制出行的严厉措施,并暂时关闭进出欧盟和申根地区的边境,严格限制民众行动,禁止民众在外聚会逗留,只能采买食材、看病和上班。此时,法国真正进入了“战时状态”,马克龙称之为“卫生的战争”。


但是,与信心满满的战时陈词相对应的是,略有窘迫的医疗系统和无力的政府。


2月29日起,法国卫生部就宣布不再每日公布治愈人数。近半个月来,看着不断上升的确诊患者和死亡患者,一个个地区沦陷,却无从得知治愈患者的信息。



为什么不再公布相关数据?卫生署署长说,“我们现在难以得到准确的数据”。由于疫情爆发的范围之广超出了法国医疗体系承受范围,卫生部门无法监视每位患者的动向。


当然比起数据统计更让人焦头烂额的在于口罩等防护物资的紧缺。针对疫情,法国卫生部的官方建议是:勤洗手、咳嗽或打喷嚏时用手臂遮挡、使用一次性纸巾,以及生病时戴口罩。


随着疫情升级,口罩存量越来越捉襟见肘。据数据统计,法国国内口罩库存仅够医院使用20天,因此政府开始征收民间的N95口罩以供医院优先使用,而民众没有处方则买不到口罩。


在近期的一档法国节目,一名医疗系统的官员表示,“法国,在医疗领域不像是一个发达国家”。



另一困境是疫情严重地区床位饱和。虽然在根据权威数据统计,英国每千人拥有医院床位数量为2.5张,意大利为3.2张,美国为2.8张,而法国则有6张,但这也是“矮子里拔将军”。


法国东部莱茵省是法国疫情重灾区,其中米卢斯的医疗床位就因为接受新冠肺炎患者而饱和,医院压力很大。


为了解决窘迫的医疗状况,马克龙在全国讲话中表示法国军队将直接参与患者的转运工作,并且将建立起野战医院,提供部分重症床位。



但是另一方面,对于轻症患者,最初法国政府采取不收治的措施,被要求留在家中自行隔离,每天需一次或多次通过该应用程序上报病情。


但如果仅仅是发高烧打急救电话,并没有人会来接你去医院。这样的做法无疑在一定程度上错过了控制疫情的最佳时期。近日,法国当局又表示将会设置多个收容中心,接待“无需住院”且无家可归的新冠病毒轻症患者。


塞西谈到法国政府采取的措施时,很无奈。她说,很难去评价政府到底做得怎么样,一边是放任轻症患者自我隔离,另一边却又不得不承认医疗资源过于有限的事实。



尾记:茫然的留学生


当然对于现在的塞西来讲,最重要的是何时能够回国。来自“疫区”法国的塞西面临着转机可能被禁止过境的风险,也面临着飞机随时可能被取消的风险。


对于现在还在欧洲的留学生们来说,这是不得不焦虑的问题。而回到中国后,各地手续和政策的不统一同样带来了不少困扰。经济损失、中断的学业和能否回家的怀疑,无时无刻不在困扰着所有欧洲留学生。


比起物质层面的损失,扎根在人心里的隔阂恐怕会存在得更久。塞西说,那天她像往常一样去塞纳河艺术桥散步。艺术桥总有不少人举着牌子,拉人强制捐款,中国人是他们最主要的目标。



塞西那天又遇上了这样的事,被追着要捐款时她无意识地咳嗽了几声。一听到咳嗽声,跟在后面的法国人停下了脚步。


戴着口罩的亚洲人,这样的组合往往会被遥远国度的陌生人标签为“corona virus”。那么,消除这样的刻板印象,需要多久?没有人知道。



总结:法国政府到底做得怎么样?


当我们在讨论一个政府做得好不好的时候,需要有对照物。如果和隔壁的英国比,法国毫无疑问胜出一筹。


如果要给法国政府在疫情中的表现打分,小智君认为,可以勉强拿到7分。整体来说,法国政府虽然略有滞后性,但仍然采取了相对严格的防疫手段,并以在欧洲前列的医疗水平抗住了疫情的打击。


但如果从头去捋清法国政府的每一步,仍然暴露出不少问题。最重要的就是政府意识问题。


疫情在法国初现苗头时,政府一边建议大众减少出门,而马克龙却带着妻子去看了话剧,仿佛为法国人“以身作则”。



那么法国人毫不在意疫情是从哪学的呢?总统怕是功不可没吧。如果说民众缺少敏感性是来源于信息不对等,那么政府缺少敏感性则是忧患意识和担当意识不足。


其次,法国政府是否能够强有力应对疫情仍然值得商榷。当疫情在法国初现端倪时,短暂的社会慌乱是不可避免的。


但在滞后期过去后,政府调动社会资源、减少或遏制社会恐慌的能力仍显不足。根据费加罗报的调查,有七成左右的法国民众希望政府能够采取更严格的管制措施。


当然,法国社会力量在疫情防控中扮演的角色也至关重要。这部分力量就是法国民众,他们的积极与消极是政府抗疫成功的前提:民众是否配合政府采取的防疫措施?在儒家文化圈内,民众往往采取现实主义的态度,对政府的管控较为配合。



但在法国这一点截然相反。那么,法国政府在选择防疫措施时是否考虑到了民众价值取向的问题?各国因制度、文化的不同,世上没有一个统一有效的抗疫方法可以做参照。


成功遏制疫情,并不是简单的“一封了之”、“战时状态”可以解决的,最重要的是如何找到适合自己社会的防疫模式。



文字编辑:刘   龙

图片编辑:刘   龙

图片来源:网   络


   扫描下方二维码继续阅读美文哟~

全球化 | 中美经贸 | 乡村振兴



2020年03月21日

疫情背后的暗线——谣言与舆论战
起伏不定的中美关系,谁能成为新的压舱石

上一篇

下一篇

专访在法留学生:疫情下真实的法国

添加时间: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