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智风报


当与美国联邦政府的沟通渠道愈发紧张的同时,也许中国应该转而寻求接近美国州政府


(正文约3200字,阅读时间约10分钟)


前言


近日,特朗普将新冠肺炎病毒称为“中国病毒”的事情,在推特上引起轩然大波。


在他推文的评论区,无数世界各地及美国网友都对特朗普恶臭满满的“民族主义”行为提出了严肃抗议。有人评论道:“世界上有没有中国病毒不知道,反正特朗普民族主义的病毒是确实危害无穷。”。随后,在推特上“特朗普病毒(Trump Virus)”的讨论话题热度爆炸,阅读量急剧上升。



但是特朗普的“作妖”并没有停止,在严峻的疫情形势面前,特朗普在24日接受福克斯新闻访问时说道,他希望看到美国人在4月12日复活节时复工,美国经济再次“重启”。此番言论再一次招致民众的批评与反对。


疫情重灾区纽约州州长科莫放出狠话“如果你让美国人从公共卫生和经济之间作出选择,那是毫无疑问的。没有美国人会说以人命作为代价加速经济。


特朗普的铁杆“黑粉”聚集地—加利福尼亚州州长纽瑟姆评论道“自己和特朗普明显是根据不同的假设工作”



从这次网上对特朗普的民族主义行为“征伐”以及特朗普政府的种种反对声音,我们可以看到,在美国是存在着与美国中央联邦政府所不同的民间声音,而这种“声音”的存在或许正是中美关系从紧张态势走向缓和进步的根本所在。


中美间长期的经济贸易、教育、文化交流,对于促进中国的发展和社会进步都有着重要意义,对于美国来说也是如此。


但是在当前双方中央政府紧张对峙的情况下,如何才能够更巧妙地开展中国对美外交,美国地方政府便更加成为一个值得考虑的备用选择。



中国对美地方政府外交发展现状


中国与美国地方政府之间的交往由来已久,并且涉及面十分广阔,从现实情况来看,中美省州以下地方政府间已建立起广泛的机制性友好关系。


经济方面,在2011年,中美省州长论坛建立。该论坛通过为中美两国省州级官员提供定期交流平台,来促进中美各个领域的全面合作。


同时,自2012年以来,中国商务部先后会同国内25个省市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芝加哥市、艾奥瓦州、得克萨斯州、密歇根州、华盛顿州、纽约州等7个州市分别建立“贸易投资合作联合工作组”机制。(数据来源:《潘亚玲. 战略竞争背景下如何稳定中美关系——地方人文交流视角》)



在2008—2017年间,美国17个州对华货物贸易出口增长超过100%,其中怀俄明(822%)、南卡罗来纳(660%)、亚拉巴马(391%) 和肯塔基(337%)四个州的增长都超过300%。


2017年,美国有30个州对华货物贸易出口超过10亿美元。中国对美地方政府经济外交机制也逐渐完善。


在中美贸易战开始后,2019年5月,仍然有400多人参加了肯塔基州列克星敦市举行的第五届中美省州长论坛。东道主肯塔基州州长马特·贝文称,他并不认为国家层面的紧张气氛影响了地方层面的合作意愿。



文化方面,自从2010年,中美人文交流高层磋商机制建立后,中美友城关系发展迅速,虽然在2017年特朗普上台后,中美友好城市缔结速度放缓,但中美已经在省州级别、县市区级别友好城市上,建立起广泛和深层次的友城网络。


行政上,在2015年,中美正式创立中美省州立法机关合作论坛。该论坛也是中国领导人访美的重要成果,论坛的主要目标是设想以两国不同的省州立法机构,拓宽中美两国在省州之间的合作,促进总体中美关系的健康发展。


因此,总体来看,中国已初步拥有对美地方政府开展外交的渠道及网络。



美国联邦政府已对华保持外交警惕


虽然中国对美地方政府外交存在巨大潜力并已初步拥有一套机制,但值得警醒的是,中美地方政府间的合作所产生的影响力已经引起了美国中央联邦政府的注意,而这种对美国宏观政策的逆向力也已经受到美国的重视。


在2019年10月,美国政府要求所有驻美中国外交官在计划与美国联邦或者地方官员举行会面时,必须事先通知美国国务院。同时,如果中国外交官员要去美国的教育或科研机构访问,也必须提前通知。



美国宣称,之所以采取限制措施是因为美国驻华外交官在中国的行动受到限制,因此采取对等的限制“措施”。但事实上,仅在2018年,美国驻任中国的外交人员就远多于中国驻任美国的人员,而美国外交官员也对中国的高校进行了160多次访问。


重要的是,在今年2月份,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就曾在美国全国州长协会会议上发表演讲,宣称“中国渗透到美国各州”


蓬佩奥在会议上宣称中国方面通过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等组织来拉拢美国地方政府官员,并且已经对美国对外投资产生了重要影响。



“如果你们(美国各州州长)在那个活动(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举办的活动)上结交了新朋友,如果你的新朋友让你把他介绍给有政治关系和有权势的人,如果你的新朋友愿意给你的州投资大笔钱,投资于你的州的退休养老金,投资于我们国家安全敏感的行业,你们会怎么做? 这些都不是假设,这些场景再真实不过,他们对美国的外交政策产生了重大影响。

—蓬佩奥


所以从美国联邦政府层面来看,是不希望美国地方政府与中国方面有过于紧密的往来,在可预见的未来,相信美国联邦政府也将会出台更多的措施来限制中国对美地方政府的外交活动。


那么中国对美地方外交就无法开展了吗?


由于美国地方政府与中央联邦政府权力制度设计的特殊性,中国对美地方政府外交仍然存有可能。



中美地方外交,更加“利”字当头


不同于中国地方政府与中央政府间的行政权力划分,作为联邦制国家,美国地方政府拥有极大的地方自治权力,而这一点深深印刻在美国建国的灵魂当中,也成为中国对美地方政府外交“扭转核心”。


在美国立国之初,是州的建立先于联邦政府,因此,美国联邦政府建立到现在,更重要的是如何扮演一个协调者的作用,在美国政治中,中央联邦政府与州政府之间的关系更像是伙伴关系,而并非是上下级关系。



根据美国宪法规定,州政府不是联邦政府的下属;同时各州享有自主权,没有服从联邦政府的责任。


但是,当联邦宪法或联邦法律与州宪法或州法律相抵触时,州宪法和州法律必须服从联邦宪法和联邦法律。


在美国著名的独立宣言中便有这么一名言:“只要任何形式的政府变得具有破坏性,人民就有权改变或废除它,并建立新的政府。”



因此,除去外交以及军事权力外,美国的州几乎就是小的“国家”,各州由于拥有独立的立法权,各州之间的法律也会存在差异。


所以美国各州在对外关系上,都会根据自己本州的情况做出调整,而此时就会产生与联邦政府之间的矛盾。如特朗普最讨厌的“加利福尼亚州”。


加利福尼亚州是美国人口最多、经济最发达的地区,经济总量在2015年便已超过法国,经济总量相当于全球第六大经济体,在美国国内政治经济中影响巨大。


作为美国最具有“话事权”的州,但特朗普却多次在加州吃下“闭门羹”。其中之一便是移民政策。


移民政策是2016年特朗普大选时的主要承诺,所以在他上台后便努力缩紧移民政策。但是在特朗普签署加强边境安全与收紧移民政策的两道行政令后,加州却通过了庇护州法案



该法案限制加州各地执法部门动用各种公共资源,与联邦政府开展非法移民问题合作,这在事实上就是拒绝了在加州执行特朗普的移民政策。


所以,该法案也受到了联邦政府的反对。但是虽然反对,该法案仍然成立有效。因此可见,联邦政府是具有着真正的立法力量来与中央政府制衡的。


结合之前民智研究院对美国各州州长对华态度的报告来看。虽然伴随特朗普的上台,但是美国各州州长对华并不存在统一的对华态度,也没有表现出转为强硬的趋势。



在 50 位州长中,有 17 位州长对华友好,14 位州长对华态度模糊,6 位州长对华强硬,另 有 14 位州长未有明显的、公开的对华表态。而且,6 位持对华强硬态度的州长关心的议题 也主要是人权等议题,较少涉及经贸等问题。


所以,在行政上,美国州长对中国的态度与特朗普政府是存在不一致的。


事实上,美国各州州长对华态度同对华贸易之间存在一定的联系。对华态度友好的 17 位州长,其所在州 GDP 排名、贸易总值排名、对华贸易总值排名集中分布于中等及末等。


所以,如何对华外交,各州是真正的更加重视“利”字当先


结语


大国之间的交往往往以“利”字开头,而以务实、追求实在利益闻名于世的美国民众也是如此。


当联邦政府层面一味将意识形态的争端放上台,以民族主义的噱头掩盖自身的无能后,美国制度设计中的制衡核心,在未来某个时刻相信将发挥它重要的作用。



文字编辑:隋宏超

图片编辑:隋宏超

图片来源:网   络



   扫描下方二维码继续阅读美文哟~

全球化 | 中美经贸 | 乡村振兴


2020年03月27日

专访在法留学生:疫情下真实的法国
特朗普要彻查冠病来源真相,马克龙批评中国对疫情有所隐瞒

上一篇

下一篇

起伏不定的中美关系,谁能成为新的压舱石

添加时间: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