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有助于拓展国际视野哦!


民智观点


Could the Coronavirus Change the Role That Big Government Plays?

来源 | The National Interest

作者 | Paul R. Pillar

译者 | 石雨欣



(正文约1900字,预计阅读时间6分钟)


许多人都想知道,白宫或者美国保守党对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从新冠肺炎中恢复后拍摄的出院视频有什么反应。


约翰逊向他的同胞对国民保健服务(NHS)大加赞颂,他称赞国民保健服务拯救了自己的生命,并将成为国家战胜冠状病毒的关键。


由二战后工党政府建立的国民健康服务,很久以前就是英国人珍视的制度,由纳税人出资,由国家直接雇用的医生和护士保证了该制度充足的劳动力供应。


(约翰逊出院视频截图)


尽管如此,听到保守党领袖约翰逊不遗余力地赞扬该制度下的社会医疗机构是非同寻常的,尤其对于美国人。


约翰逊作为特朗普总统在各种议题上的“灵魂伴侣”,包括其进入唐宁街10号的首要脱欧问题,以及所有关于限制移民跨越国际边界的问题。按理说,他和特朗普应该在一些政见上会达成默认共识。


但他在出院视频中毫不掩饰地称赞了两名在重症监护室里照顾他的护士,他还特别提到,这两个人是来自英国外的移民。



美国经济学家罗伯特·卢卡斯(Robert Lucas)在十年前的金融危机中说:“我猜每个人都是一个散兵坑里的凯恩斯主义者。”


尽管卢卡斯自己的经济学思想不能被称为凯恩斯主义,但他认为,当情况变得糟糕到需要外界帮助时,只有政府能够提供的帮助。这种情况不仅适用于凯恩斯主义的经济刺激,也适用于其他形式的必要的政府干预。


(罗伯特·卢卡斯)


当前的公共卫生危机和经济危机是一种非常糟糕的情况,凸显了一些只有政府才能做的重要事情,比如疫情当下涉及到的必要措施,如封锁和征用基本医疗资源。


来自于封锁和恐惧的经济震荡是真实存在的,降低或控制急剧上升的失业率需要及时的经济援助。如果震荡的结果是经济衰退,那么经典凯恩斯主义所提出的刺激措施就是必要的。


危机凸显了这些事实,但事实不仅仅存在于危机时期。政府一直扮演着重要的角色,而不仅仅是在危机中。承认这些角色将意味着没有陷入危机时国家也会采取某些行动。



就公共卫生而言,这可能意味着要留心大约三年前政府高级专家发出的警告,比如病毒将会大流行,需要采取措施,做好准备。


就经济动荡而言,这意味着在经济衰退时期,通过恢复政府收入和消除经济繁荣时期的赤字来扩大经济刺激,但这是美国自比尔·克林顿政府后期以来一直未能做到的。


自由市场的确有其优势,但自由市场对一些关于公众利益的事情无能为力,这些事情只有政府能做到。



这一事实在涉及军事力量的公共利益方面得到承认:没有人依靠市场筹集国防力量。但同样的事实在其他方面并没有得到公众的广泛认可,甚至还是国家安全的一部分,比如保护公众免受传染病。


利润动机在抗击病毒大流行方面(包括预先储备医疗用品等许多必要措施)并不比在抗击外国武装侵略者方面更有优势。


在当前的危机中,一个前瞻性的问题是:政府在危机中不可忽视的突出作用,是否会导致人们更多地认识到这一角色的必要性?


美国长期以来的反政府思想表明,对于美国,这个问题的答案仍然是否定的。


这种意识形态与当前的公共卫生紧急状况尤其相关的一个例子是,共和党人在国会上花费了大量时间,试图废除《平价医疗法案》(ACA)。


随后共和党不仅达到了这一目的,而且还是在没有任何其他方案来扩大医保覆盖率的情况下,这加剧了未受保人面对冠状病毒的悲惨遭遇。



《平价医疗法案》是建立在美国现有的私人和基于就业的健康保险体系的基础上,破坏它的行为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人们拒绝承认政府在医疗保健中的作用。即使在当前危机中已采取的紧急措施中,人们反政府的意识形态仍很明显。


同时,当陷入困境的州政府和地方政府等公共部门比以往更需要资金来增加他们的服务时,这些措施并没有提供足够的资金。


南达科他州州长克里斯蒂 · 诺姆(Kristi Noem)就是一个例子,她作为州级领导将美国人特有的意识形态置于效力之上。



对于有关她拒绝下达封锁令的批评,诺姆的回应是: 政府的作用有限,人们有责任保障自身安全,她打算根据自己的“常识性保守价值观”来做出关于这种流行病的决定。


南达科他州现在已经成为冠状病毒的热点地区,新病例的增长速度是全国最快的。



目前许多专家都在猜测这种流行病将如何重塑国际秩序,以及它是否会加速中国取代美国成为全球领导者的速度。


但同样值得思考的是,在流行病结束之后,美国是否承认公共部门在解决重大公共问题时起到关键作用。


答案是,美国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显得更加孤立,处于极端不承认的状态。


这个答案可能会因今年11月美国大选的结果而改变。



而对待这一问题,即使是特朗普的朋友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领导的保守党统治的英国,也不会完全支持美国的答案。


约翰逊政府早些时候考虑过让病毒感染大多数人(正如特朗普对美国的考虑一样),让病毒“冲刷这个国家”,从而建立群体免疫力,但在意识到它会压垮医疗保健系统并导致大量本可避免的死亡时,英国抛弃了这一想法。



约翰逊的感染经历对约翰逊本人的持久影响仍有待观察。视频中的首相仍然很憔悴,很难不让人相信这是一个承认自己处于“散兵坑底部”的人,他将永远记住这个困境,以及让他摆脱困境的原因。


也许,只有这样的个人经验才能消除意识形态对政府有效性的质疑。



文字编辑:朱婧远

图片编辑:朱婧远

图片来源:网   络


   扫描下方二维码继续阅读美文哟~

全球化 | 中美经贸 | 乡村振兴

2020年05月02日

世界读书日|这里有一份民小智君的私藏书单,请查收!

上一篇

下一篇

疫情将把美国变成“大政府”时代?

添加时间: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