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有助于拓展国际视野哦!


民智编译

What Price Will theConservative CommunityPay to Capitalize on theEra of Trump?

来源|The National Interest

作者|Amitai Etzioni

译者|刘雨萱


文中提及人物背景介绍:

阿米太·爱茲安尼以色列-美国社会学家,主要研究社群主义和社会经济学

马克罗·卢比奥:共和党,美国参议院、美国国会及行政部门中国问题委员会主席

奥伦·卡斯:美国公共政策专家和政治顾问

汤姆·科顿:共和党,阿肯色州参议院议员

米特·罗姆尼:共和党,犹他州联邦议员

扎卡里·卡拉贝尔:专栏作家,曾任金融服务公司全球策略主管


(正文约1800字,预计阅读时间6分钟)


在20世纪90年代,阿米太·爱茲安尼被称为“社群主义运动的领袖”。


因此,阿米太一直特别关注共和党中突然崛起的社群主义派别,由参议员马尔科·鲁比奥(佛罗里达州共和党)、汤姆·科顿(犹他州共和党)和米特·罗姆尼(犹他州共和党)领导,还有奥伦·卡斯和他的组织——美国指南针。



这一派系的思想——反对自由意志主义意识形态中的超个人主义(这已经抓住了共和党的大部分),关注公共利益,承认政府在其中扮演着重要的积极角色——被大流行所证实。


虽然不是该派系的所有立场都与社群主义一致,但有许多重合之处。


与此同时,那些声称该派系的动机纯粹是出于政治目的,只是寻求一种后特朗普时代的民粹主义的说法是错误的。



国家似乎越来越认识到,应对冠状病毒及其经济影响,最重要的手段是保持公共利益(例如戴上主要是保护他人而不是自己的口罩),减少对短期利益的痴迷。


卢比奥正领导着新的共和党社群主义派系,他发表的大多数评论都是关于疫情下仍在正向发展的项目,这使他的著作吸引了很多对政府仍抱有期待的公民的目光。



在2019年11月发表的《公共利益资本主义的案例》文章中,卢比奥说得很好,他指出我们必须停止“把经济效率凌驾于弹性之上,把金融收益凌驾于普通大众投资之上,把个人富裕凌驾于公共利益之上”。



他认为企业应该把工人和社区——而不仅仅是投资者——当作合作伙伴,这是托尼•布莱尔提出的利益相关者理论。(这是一个想法支持商业圆桌会议,172首席执行官们签署了一份“声明的目的公司,“他们承诺交付价值所有利益相关者,以促进“未来的成功我们的公司、我们的社区,和我们的国家。”)



在不同的文章中,卢比奥补充道,“在政治权利,我们已成为企业盈利的权利的捍卫者,股东的权利获得的投资回报。但是……我们忽略了……企业有义务为工人和国家的最大利益采取行动,这使他们的成功成为可能。


保守派和自由派之间的争论往往集中在政府与市场的相对作用上。


而社区主义者强调第三部门-社区的重要性。这一立场在卢比奥的文章中得到了反映,他在文中对赚钱和效率与“去教堂和社区机构的崩溃;结婚、生育和预期寿命的下降”相联系。


在《保守经济学的回归》一文中,奥伦·卡斯(Oren Cass)说他的新组织“美国指南针”(American Compass)“将坚持承认家庭和社区中非市场劳动力的重要性。”该组织的网站宣称其使命是:“恢复强调家庭、社区和工业对国家自由和繁荣的重要性的经济共识。



密苏里州共和党参议员乔希·霍利(Josh Hawley)表达了这一立场,他说:


在美国,公共哲学认为自由就是选择自己的目标。这被证明是特权阶层的哲学。对其他人来说,对那些不能通过购买的东西建立身份认同的人来说,对那些生活与家庭、家庭和国家息息相关的人来说,对那些真正想参与我们的民主的人来说,今天的(哲学)剥夺了他们应该享有的自由。”


最后,新派系承认政府不是问题,而是解决方案的一部分,而且它在服务公共利益方面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不同于自由派的立场,后者将更多地关注于使用政府进行财富的再分配)。


科顿曾就疫情发表过几次令人不安的声明,在中国看来,他是超级鹰派,被认为是这一社群主义派别的一部分。科顿写道:“我们的各级政府都必须负起责任,照顾我们的人民,照顾他们的健康和物质福利。



罗姆尼呼吁基本工人得到“爱国者工资”, 每小时12美元的三个月加薪(视情况而定,年收入9万美元是申请资格的上限)。尽管保守派作家大卫·布鲁克斯不是该派系的一员,是这样认为的,他写的每第二篇专栏文章都是社群主义的黄金,可以用作他们的文本。


除了大规模的紧急政府支出,卡斯呼吁增加环境和就业法规,以“解决市场结果不是有效的外部性问题,并干预经济有效的活动可能会阻碍同样有效但非经济目标的结果。”他支持加强反垄断执法,采取保护主义措施,以保护美国工人和社区。



共和党共产主义派系所倡导的一些政策尤其值得进行批判性的审视。该派系呼吁政府确保许多产品是在美国生产的,而不是进口的,以减少美国对中国的依赖,同时保护美国工人。


诚然,许多国家长期以来一直确保一些物品,如食品供应,是本地生产的。我们也可以为那些确保美国人能够在危机中生产出国家需要的医疗用品的政策辩护。


此外,确保公平竞争的公平贸易政策也占有重要地位。然而,必须确保这些政策不会最终导致普遍的保护主义,从而大大增加消费产品的成本,使整个经济的效率大大降低。



这些只不过是谚语中所说的风中的稻草。然而,它们可能告诉我们风向正在发生变化。


对于那些把共和党仅仅看作特朗普的工具的人来说,这是少数几个有希望的迹象之一,也是冠状病毒黑暗中的一线希望。


甚至在这些乌云散去之后,专栏作家扎卡里卡拉贝尔的预言或许是对的,他说:“很难把共同体主义的精灵放回自由市场和自由意志主义者的瓶子里。”



文字编辑:陈艳君

图片编辑:陈艳君

图片来源:网   络


   扫描下方二维码继续阅读美文哟~


2020年06月12日

特朗普反对民主党提案,力挺警察,美国警务改革究竟会走向何方?
英国对华为态度“180度大转弯”,为什么?

上一篇

下一篇

美国共和党内部矛盾大爆发,其实早有苗头……

添加时间: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