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有助于拓展国际视野哦!


民智报告

日前,随着中国社会逐渐从疫情的阴霾下恢复生机,经济⽣活恢复正常,新冠疫情⼤流行也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


但在此时,美国社会正饱受新冠病毒的摧残,经济状况也出现了暂时性的停滞,与中国社会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可以说,现在的中国正在领跑全球经济复苏


不同于以往全球合作应对重大危机事件,这次的全球性新冠疫情危机正好处在中美关系降温的阶段


此次世界范围内的新冠病毒⼤流⾏过后,中美的战略政策会因此⽽改变吗?新的中美关系又将被如何定义?中美关系未来发展如何?疫情过后的世界格局是否会发⽣改变?


由于智库学者为美国外交政策⾛向提供学术和战略支持,因此学届如何看待世界疫情及疫情下的中国,能够从一定程度上反应⻄方社会的思想态势。


换⼀种说法,从⻄方学者的角度观察、理解中国的疫情应对措施,对预判未来中美关系走向及世界格局的影响有⼀定借鉴意义。


本⽂梳理了4月份美国知名智库关于中国方面的研究动态,涉及美国最具权威、声誉最好、研究学术水平最高的10家智库(如表格1所示),其中包括2家自由派智库,3家保守党智库,以及5家中间派智库。 


表格1


此篇报告涉及以上10家智库的研究文章、报告、评论等共计71篇(如图表1所示),其中包括战略与国际研究中⼼(9篇)、卡内基国际和平基⾦会(6篇)、美国传统基⾦会(19篇)、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4篇)、威尔逊研究中心(1篇)、美国进步研究中心(1篇)、美国⼤西洋理事会(7篇)、兰德公司(4篇)、哈德逊研究所(18篇)、美国外交协会(2篇)等。


(备注:本报告研究不涉及研究学者的博客文章、问答、演讲、或采访类⽂章)


图表1

图表1:2020年4月美国智库及其研究文章


在71篇有关中国的智库文章中,研究团队调查了了智库的研究学者、发布⽇期、及其主要研究内容,其中近⼀半文章与此次新冠疫情、以及新冠⼤流行过后的中美关系、未来全球发展相关(共计32篇)。


因此本报告根据文章所涉及的内容,将其归纳为5个主题(如图表2所示),分别是疫情的中国原罪论、舆论与媒体职责、中美多领域竞争、疫情后中美战略政策的调整、及未来全球格局的变化等几个不同主题。 


图表2

图表2 2020年4月美国智库研究与新冠疫情相关的文章话题


由于前两个话题在上一期的报告中有具体阐述和总结,且本月观点与上⼀期内容基本相似,各⽅方学者均把此次全球性的新冠疫情归咎于中国,声讨中国隐瞒疫情数据与重要信息,因此不作为本次汇总的重点分析 (详情请参见上一期全球智库动态追踪)。


根据⽂章主题出现的集中程度,本⽂将重点针对后3个话题,即中美竞争、战略政策、与未来世界格局进⾏分析探讨。


本⽂本着客观、公正的态度,从⻄方学者的角度观察、盘点中国与疫情的发展,总结并得出以下结论:


1.新冠疫情⼤流⾏过后,美国部分学者将目光聚焦于中美下一阶段的关系中,中美竞争不可避免,且呈多领域、多样性、多层次的竞争,尤其是⾼端技术及数字建设领域这个“兵家必争之地”,将是未来中美战略竞争的关键。 


2.对于疫情后美国对华战略政策的⽂章,与学者所在智库及其智库派别有直接联系保守派专家学者普遍认为美国应该采取战略竞争的⽅式,⽽中间派智库则认为美国应恢复其多边主义并主动领导,或接受第三⽅国家或机构的参与协调。


3.整体⽽言,此次中国在应对疫情方面取得了有效成果,在国际社会也彰显了极⼤的影响力。


学者们对中国在此次疫情中提升了国际形象达成普遍共识,但是对中国未来能否领导世界还存疑, 同时对未来国际组织所扮演的⻆色及其有效程度呈现消极态度。 



疫情之后,中美多领域竞争


尤其是⾃特朗普上任、中美贸易战开打以来,中美关系逐渐降温,在这次的全球新冠疫情过后,中美战略竞争仍将继续。


正如卡内基国际和平基⾦会的学者所说,“这样下去的最终的结果是,中美之间的安全竞争会重新渗透到有中美交集的各个领域,从经济贸易到科学研究,甚⾄是传染病的防护和治疗。”


此次涉及到8篇来⾃不同派别的智库⽂章(如表格2所示),多数文章认为疫情过后,中美竞争将会在多个领域开展,例如高端技术科技竞争,公共卫⽣竞争,经济⾦融竞争,以及战略军事安全等等。


其中关于基础信息建设,如5G⽹络建设,仍然是中美竞争的核⼼领域。


表格2


中美技术竞争


关于中美技术竞争的⽂章有以下4篇⽂章,可以看到中美在高端技术领域的竞争尤为激烈,即便便是全球性的疫情,也没有影响到双方在技术及数字建设上的战略竞争,这也将是未来中美之间持续竞争的关键领域:


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


4月13日,Jude Blanchette和Jonathan Hillman发表⽂章“疫情后,中国的电子丝绸之路”(China’s Digital Silk Road after the Coronavirus)


⽂章称这场⼤流行已经为中国崛起为技术强国和全球数字基础设施提供商提供了新的机遇。


中国已经在国内的5G扩张上投⼊了双倍的资金,即使是疫情,也没有停止加快5G网络和数据中⼼等新基础设施的建设,而且5G是与美国争夺全球技术制高点控制权的地缘政治⽃争的核心。


如果华盛顿不着眼于科技战略投资,下⼀次大流⾏将出现在一个由中国控制的世界⾥。 


4⽉23日,学者Andrés Ortega Klein发表“中美竞争和跨⼤⻄洋关系的未来”(The U.S-ChinaRace and the Fate of Transatlantic Relations)的文章,作者认为技术主导的竞争是中美两国全球竞争的一个关键⽅面。


尽管这两个⼤国之间的竞争远不止是这样,而且中美之间的技术竞争可能会对跨大西洋关系产生破坏性的影响,但是为了避免这样的消极影响,美国应该制定一个新的、针对中国的跨大西洋议程。 


4⽉27日,Matthew P. Goodman,Daniel F. Runde,Jonathan E. Hillman等三位学者联合发表一篇名为“⾛富强之路:⼀年后的美国全球基础设施战略”(Taking the Higher Road: U.S.Global Infrastructure Strategy One Year Later)的文章。


作者们认为受到疫情的影响,美国基础设施行业发展受到了很⼤的影响。而中国的“一带⼀路”倡议是一个宏⼤的战略,更是直接影响到美国的利益。


全球基础设施和技术建设(如5G)将在国家之间建⽴新的联系,因此这也将对美国产⽣长期影响。


美国传统基金会


4⽉30日,Walter Lohman和James Jay Carafano合作发表“美国现在应该采取10个步骤来应对中国的挑战”(10 Steps America Should Take Now to Respond to the China Challenge)的文章。


作者指出美国应该直面5G挑战。这意味着坚决禁止与中国政府有关联的华为和中兴通讯等公司向美国政府供应产品,同时也要尽快建设美国的5G⽹络。 


中美公共卫生竞争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



4⽉1日,基⾦会的学术副主席Evan A. Feigenbaum发表了“中美在应对新冠肺炎行动中缺乏协调”(U.S.-China Coordination Missing in Action on Coronavirus)的评论文章。


文章指出中国国家电视台曾愤怒地争辩说,美国自⼰可能是病毒的来源,然后把它强加给中国。


其他中国官方媒体已经含蓄地威胁要将⽣物医学供应链武器化,让美国成为“冠状病毒的地狱”。与此同时,美国商务部⻓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也不甘落后,他声称中国抗击新冠病毒的努力可能会“加速⼯作岗位”回到美国。 


中美经济竞争


关于中美经济竞争,仍以保守派智库为主,几位学者强调与中国的经济竞争不可松懈,是一场⻓长期的“持久战”,因此也在建议美国采取措施积极应对竞争。 


美国传统基金会

4⽉30日,Walter Lohman和James Jay Carafano合作发表“美国现在应该采取10个步骤来应对中国的挑战”(10 Steps America Should Take Now to Respond to the China Challenge)的⽂章。


作者认为美国应该在经济⽅面做好与中国⻓期竞争的准备。一些阻碍美国充分利用其资产的障碍,如阻止美国在⽀持技术的稀⼟矿领域发挥作用的监管规定等。


此外行业需要推动以实现更广泛的战略目标,如《建设法案》,明确中国就是其战略目标。 


哈德逊研究所


4⽉5日,Nadia Schadlow和Anthony Vinci合作发表了“美国是时候宣布脱离中国‘经济独⽴立’了”(Time for the U.S. to Declare Independence From China)的文章。


学者们表示COVID-19向全世界展示了美国制造业的弱点,⽽独立的制造业是让美国变得更强大的一种⽅式,在与中国的⻓期竞争中,这可能意味着美国能否赢得这场竞争。 


中美安全竞争


关于中美安全竞争的2篇⽂章,均出⾃保守派智库哈德逊研究所的研究学者,内容既包括了军事领域的海上安全竞争,⼜涉及到中美经济的相互依赖。 


哈德逊研究所


4月2日,Patrick M. Cronin发表⼀文“反击中国的海上进攻”(Countering China’s LaserOffensive)。


作者提到中国正在海上制定新的⼤国⾏为准则。毫不夸张地说,中国高度关注海上霸权。北京正在利用激光和其他新兴技术来扩⼤和维护其海上势⼒范围,牵制美国及其盟国的海军⼒量。


中国对新兴技术的使⽤是⼀个明确的警告,表明北京正在加⼤对美国军事存在的挑战。


4⽉5日,Nadia Schadlow和Anthony Vinci合作发表了“美国是时候宣布脱离中国‘经济独⽴立’了”(Time for the U.S. to Declare Independence From China)的文章。


作者们认为这种对中国的依赖⼀直是美国国家安全领域的⼀个越来越大的担忧,因为它看到美国在一系列领域对中国的依赖越来越大,从军事设备零部件到稀⼟矿物。 


中美国际竞争


美国传统基金会

4⽉22日,James Jay Carafano发表⽂章“中美脱钩已成定局”(The Great U.S.-China DivorceHas Arrived)。


文中说“中国和美国将在世界大部分地区包括拉丁美洲、非洲、太平洋岛国,以及国际组织中展开竞争。


尤其是国际组织,这将是美中影响最活跃的新战场之一。中国⼀直在积极努⼒扩大它对监管全球规范的主要机构的影响力。” 




疫情之后,中美关系将何去何从?


在疫情热度逐渐下滑的同时,中美关系的未来⾛走向⼜重新成为专家学者们热议的话题,中美双⽅应当如何调整战略政策是未来世界⾛向的关键,因此这也是中美双⽅领导人在当前阶段的⾸要任务。


正如美国传统基⾦会的一位学者所说,“当美国经济恢复并且正常运⾏之后,如何与中国打交道⽆疑将是第⼀要务。” 


在本次研究的所有文章中,对于中美关系的未来⽅向的发展,以及美国应当采取的战略策略调整的⽂章共涉及7篇,可以概括分为以下3个不同⽅方向:


1

美国应当重塑多边盟友体系,恢复多边主义,发挥美国⾃身在多边体系及美国盟友体系中的领导优势。


2

美国应当在多个⽅面对抗、压制中国,并为此做好充⾜准备。


3

中美关系的缓和将依赖于第三⽅国家或机构的协调作⽤。 


值得注意的是,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Carnegie Endowment for International Peace)和美国⼤西洋理事会(Atlantic Council)两家中间派智库发表相关⽂章5篇,且⽂章⽀持多边主义及协调作用。


而美国传统基⾦会(Heritage Foundation)和哈德逊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两家传统保守派智库则认为美国应该在各个⽅面做好充分准备应对中国,包括军事、经济、外交政策等等。


不难发现,美国保守派学者的思维仍然局限于中美会持续对抗、竞争的“冷战思维”中。


此外,美国多位保守派专家学者将美国下一阶段的战略部署聚焦于印度太平洋地区,因此中美未来的海上竞争仍然不可忽视。


美国重塑多边盟友体系


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

4⽉23日,学者Andrés Ortega Klein发表“中美竞争和跨大西洋关系的未来”(The U.S-ChinaRace and the Fate of Transatlantic Relations)的⽂章。


作者认为中国在地理、职能及组织等多个区域向欧盟和美国提出了挑战,但在这些问题上,许多因素导致欧盟更加亲近美国。


因此美国及其欧洲伙伴和盟友之间的双边争端必须尽快结束,找到他们对中国的态度共同点,尽快采取措施应对。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

4⽉17日,David Whineray的文章“特朗普的⾏为让中国获得了巨⼤的全球影响力”(Trump’sActions Allowed China to Gain Huge Global Influence. But Coronavirus Has Gifted Him anOpportunity)⼀文发表。


作者认为疫情过后,美国应当恢复其多边主义,而这场新冠疫情危机也为美国提供了一个绝佳的机会,可以领导联合国在流⾏病、⼈工智能和气候变化等多方⾯的新工作。美国还需要找到⽅法来引流中国⽇益增⻓的影响力,⽽不仅仅只是设法对抗中国。 


美国大西洋理事会


4月21日,学者Gerard Araud和Benjamin Haddad共同发表了一篇名为“在多边组织中对抗中国的妙招:与盟友合作领导”(There is a better way to counter China in multilateralorganizations: Lead with allies)的⽂章。


⽂中说美国与国际组织的脱离接触,加强了中国在如WTO等国际组织中的影响力,美国应在多边对话中,加强与盟友的合作共同对抗中国


美国更多地推出国际组织指挥进一步损害美国的领导地位,“美国优先”并不意味着“仅美国⼀个”。 

美国战略竞争


美国传统基金会

4⽉30日,Walter Lohman和James Jay Carafano合作发表“美国现在应该采取10个步骤来应对中国的挑战”(10 Steps America Should Take Now to Respond to the China Challenge)的⽂章。


作者认为如果美国这个时代的挑战是与中国进⾏数⼗年的大国竞争,美国可以做很多事情来取胜。但这是⼀项⻓期的努⼒,对此作者提出了10个美国需要作出的努⼒:


扩⼤美国对自由贸易的传统承诺的范围;美国应致⼒于在印度太平洋地区打造美国需要的军事⼒量;为与中国的长期竞争做好充足的经济准备;阻⽌中国在国际组织中的影响⼒;与欧洲在中国问题上进⾏合作;帮助台湾维持事实上的独立等等。


哈德逊研究所


4月2日,Patrick M. Cronin发表一文“反击中国的海上进攻”(Countering China’s LaserOffensive)。


作者提到“美国应该考虑采取外交施压、非对称成本强加和缓和的策略。⽬标应该是说服中国在和平时期不对飞机使用定向能武器,如果可能的话,说服中国签署一份具有约束⼒的协议。” 


第三方协调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

4⽉1日,基⾦会的学术副主席Evan A. Feigenbaum发表了“中美在应对新冠肺炎行动中缺乏协调”(U.S.-China Coordination Missing in Action on Coronavirus)的评论文章。


文章指出⾯对⼆战以来最严重的健康和经济危机美国和中国都没有帮助组织和领导全球应对。他们既没有动员G20、国际机构、也没有动用多国卫⽣和⾦融工具。


这样⼀来,其他国家都只能自谋生路,抵御这种病毒的可怕侵袭。现在中美正逐渐陷⼊敌对状态,可能需要其他国家推动他们回到合作和联合⾏动的轨道上来。 


4⽉28⽇,基⾦会的学术副主席Evan A. Feigenbaum发表了另⼀篇文章,“中美怎么忘记了应该如何协调合作?”(Why the United States and China Forgot How to Cooperate)的评论⽂章。


作者指出尤其是面对眼下的疫情危机,这场大流行可能已经把世界带到了一个,只有第三方国家或机构才能改变中美之间这种削弱⼒量的状态的地步。其他国家可采取多国⾏动,让中国、美国或同时让这两个国家参与到集体行动中,这可能是目前阻⽌这种恶性循环的直接途径,至少这样的办法可以解决当前危机的公共卫生,缓解全球经济压力。




疫情过后,全新的世界格局


疫情过后,中国崛起,影响力逐渐扩大,在国际社会上的名誉、声望也有了显著提高,中美谁能够继续领导世界成疑,未来的国际格局⾛向是美国或是中国领导的单极化,中美势均力敌的两极化,多国共同的多极化,还是由国际组织领导的⽆极化,不少学者对此展开激烈探讨,涉及此话题的⽂章共有8篇。 


此外,很多学者都对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等国际组织的国际协调能力产⽣了质疑,尤其是在此次疫情中,中美竞争激烈,未能达成合作共同抗击疫情,而国际组织也没有绝对强制力和权力要求各国进⾏多边合作,同时也未能协调合作,因此未来国际组织承担的⻆色和作用也仍未可知。


表格3


大国崛起——中国影响力


以下的4篇是关于中国国际影响力的文章,无论是中间派还是保守派智库,学者们普遍认为此次疫情下,中国政府利用疫情危机、舆论宣传、领导⼒等提升中国的国际地位,国际影响力显著提⾼,然⽽即便如此,美国依然是全球的中心


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


4⽉15日,Michael Green 和 Evan Medeiros合作发表了⽂章“疫情不会让中国成为世界第一”(The Pandemic Won’t Make China the World’s Leader)。


学者们认为,中国能否成功地将这场⼤流行转变为中国崛起的重要一步,还⽆法确定,但中国利用当前危机的能力,无论是宣传还是在全球范围内的行动,都是有限的。同时,美国所展现出的全球领导力也轻易被大家低估了。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

4⽉9日,Sam Bresnick和Paul Haenle合作发表文章“⾯对新冠肺炎疫情,中国寻求在世界舞台上发挥更大作用”(Amid Coronavirus Pandemic, China Seeks Larger Role on WorldStage)


文章指出“中国的应对措施帮助控制了冠状病毒的传播和发展,现在新冠病毒继续在美国迅速蔓延。中国政府抓住时机,扩大其全球领导地位,宣传其治理模式。” 


美国大西洋理事会

4月18日,Frederick Kempe发表了“新冠肺炎疫情后,美国如何领跑经济增长竞赛”(Here’show the U.S. can win the post-COVID19 race to growth)的⽂章。


作者称中国的外国直接投资大幅增加,以提升其全球声誉。中国可以利用它的先发优势,以及亚洲市场更快的经济复苏,加速以中国为中心的全球化趋势。


哈德逊研究所


4月14日,John Lee的⽂章“中国政府想要利用此次冠状病毒危机提升其全球地位的做法行不通”(Beijing Tried to Use the Coronavirus Crisis to Enhance Its Global Standing. It’s NotWorking)发表。


作者在⽂中说“毫无疑问,中国正试图利用这次⼤流行来提高其全球地位和地位。” 


中美争锋——谁将领导世界?


在以下的3篇文章中,⼤多数学者对一个中国领导的世界仍然存疑,尽管中国在此次疫情中表现出领导力,但他们普遍认为是因为美国的主动退出,才让中国有机可乘,获得了暂时领导世界的地位。与此同时,美国应当重新领导,保持全球领袖地位,未来的美国依然是会是全球的领导者。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

4⽉17日,David Whineray的⽂章“特朗普的⾏为让中国获得了巨大的全球影响力”(Trump’sActions Allowed China to Gain Huge Global Influence. But Coronavirus Has Gifted Him anOpportunity)一文发表。


文中说“美国退出联合国的地缘政治结果,为中国发挥更大影响⼒打开了局面。


近年来,许多联合国成员国已从华盛顿转向北京,因为在发展中的G2世界的背景下,其中⼀极退出,即美国,⽽另一极中国变得更加自信,即中国。” 


美国传统基金会

4⽉7日,Helle Dale发表⽂章“美国仍旧是全球的领导者”(Even in Pandemic, America Stillthe Global Leader)。


作者认为中国在全球范围内掀起了一场宣传大战,希望借此获得全球的领导地位,毫无疑问,这是中国的专制政府想要利用好这次的全球性公共卫生危机。


然而,历史表明,民主的美国将挺过这场⻛暴,⾛完全程,并始终保持全球领袖的地位。


美国大西洋理事会


4⽉18日,Frederick Kempe发表了“新冠肺炎疫情后,美国如何领跑经济增⻓竞赛”(Here’show the U.S. can win the post-COVID19 race to growth)的文章。


文章说这场后冷战时代的竞赛可能会决定美国经济能否反弹,从而保住其全球领导地位。


作者认为如果美国领导人认为这是⼀场马拉松比赛,并重塑美国的全球领导地位,那么这场经济比赛仍有可能取得最终胜利。


疫情危机下的国际组织


以下的2篇均是关于国际组织的文章,其共同点在于面对这次的全球新冠疫情危机,学者都认为国际组织⽆法承担起协调并引导各国协同合作的作⽤,且对多个国际组织呈现负面态度与评价,尤其是美国传统基金会的文章,保守派学者认为在疫情中,国际卫生组织(WHO)充当了中国政府的“傀儡”。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

4月17日,David Whineray的文章“特朗普的⾏为让中国获得了巨⼤的全球影响力”(Trump’sActions Allowed China to Gain Huge Global Influence. But Coronavirus Has Gifted Him anOpportunity)⼀文发表。


作者认为新冠肺炎疫情暴露出,联合国无法对重大的全球威胁做出集体反应,同时也无法将中美两大国团结起来。


美国传统基金会

 4⽉3日,Brett Schaefer发表了一篇文章,“世卫组织及其领导人是中国新冠病毒问题上的傀儡”(WHO and Its Leader Play China’s Puppets on Coronavirus)。


作者认为十多年来,中国一直试图将国际体系重塑为一个新的、后美国时代的全球秩序。


在这次的新冠⼤流行中,世界卫⽣组织及其总干事也似乎一直愿意充当北京的棋子,中国政府开展了一场广泛的宣传和虚假信息宣传活动,为⾃己在处理冠状病毒疫情上的不当行为开脱。 



文字编辑:黄梓彤

图片编辑:黄梓彤

图片来源:网   络


   扫描下方二维码继续阅读美文哟~


2020年06月21日

《乱世佳人》下架是政治正确?中美“后浪”的心态差异又从何谈起?
何以归家(一):向外涌动的空心村

上一篇

下一篇

重磅报告!美国智库对华最新动向

添加时间: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