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有助于拓展国际视野哦!


民智漫谈


瑞德西韦,一时间成为了可以挽救美国于水火的最后一点希望。


(正文约2100字,预计阅读时间7分钟)


据《卫报》6月30日报道,近期美国政府花费重金,下单购买了超过50万剂的瑞德西韦。


50万剂的数量,意味着美国买断了生产瑞德西韦的吉利德公司在未来一个季度里的产能。


这样的行为已经引发了世界多国政要,尤其是公共卫生专家的猛烈抨击。



美国的诸多盟友也纷纷对这样的行为表示了批评。


加拿大总理特鲁多警告称,如果美国这样继续恶意竞争的话,将会带来后果,“我们都知道,在这种情况下只有合作才符合我们的利益,才能保障两国民众的安全”。


英国商务大臣也对此表达了一定的担忧,“在这种时候,合作总比互相看不顺眼要好得多,我们将继续秉持合作的精神”。


不仅如此,各国学者也在担心——现在美国搞出了囤瑞德西韦的举动,未来会不会继续“包下”其他药品,甚至是垄断新冠疫苗?



瑞德西韦的前世今生


瑞德西韦(Remdesivir)是一种核苷酸类药物,具有抗病毒活性的作用,起初它是吉利德公司为了应对埃博拉病毒所生产出的一种治疗药。


然而该药在面对埃博拉的实际应用中效用不佳,因此被搁置了一段时间。


由于工作原理类似,加之人体外的相关试验结果表明,该药物对与新冠病毒极其相似的SARS病毒和MERS病毒都有着一定的抑制作用,因此科学家大胆推测,瑞德西韦对新冠病毒也有着一定的抑制效用。


在新冠疫情初期,瑞德西韦一战成名。



1月31日,《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刊登了一篇关于用瑞德西韦治疗新冠患者的文章。


文章中提到,瑞德西韦在患者抗病毒治疗的过程中起到了较好的作用,一时间人们趋之若鹜,将其视为了救命稻草。


然而文章中从科学的角度也提出了一些潜在的忧虑——这只是一种未任何治疗方案批准的试验药,其有效性还需要大规模的临床试验才能证明。



此后,世界各国开始了大批的试验活动,中国方面也积极参与到了其中。2020年4月的最后一天,中方的相关报告在《柳叶刀》上发表。


包括中国在内的多组数据均显示,瑞德西韦可以适度加快新冠肺炎患者的康复速度。


然而在降低死亡率、临床改善时间等方面表现平平,均未达到当初“神化”的“特效药”程度。只能说作为一种药品,辅助临床治疗。


目前,瑞德西韦的临床比对试验仍在进行当中。


尽管如此,世界上一部分国家,如英国、印度和日本都已经批准瑞德西韦成为治疗新冠肺炎的药品之一,正式投入使用。



美国为何执着于购入大量的瑞德西韦?


目前,美国是世界上疫情最严重的国家。


根据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实时数据显示,截至7月9日,全球累积病例数量正式超过1200万大关,而美国作为疫情的“震中”,累计确诊病例超过305万。


在疫情出现的早期,特朗普政府未能采取有效的限制措施。


在确诊人数开始迅速增长的三四月份,特朗普反而提出一些不切实际的决定,比如要在“复活节复工”,导致确诊人数出现了爆发式的增长。


从确诊人数的地图上来看,其他地区仍能看到黑色的地理轮廓,略显稀疏,而美国所在的区域已经被一片密密麻麻的红点所覆盖。


(图片来源: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官网)


在疫情迅速蔓延的背景下,能够一定程度上降低死亡率、缩短治疗时间的瑞德西韦成为了可以挽救美国于水火的最后一点希望。


在得到了美国传染病专家安东尼·福奇对瑞德西韦的认可之后,特朗普迅速催促美国政府的相关部门通过审批,推动该药物尽快上市。



经济学视角下的瑞德西韦


从经济学的角度来说,传染病防治过程中所需要的药物、针剂,都是非政府力量无法提供且外部性大的物品。


因此,治疗新冠肺炎的瑞德西韦也应该是一种公共产品。


公共产品具有着非竞争性和非排他性的特征,简单来说,这意味着美国民众的消费不会对中国产生影响。


同时吉利德公司作为研发药物的公司,也没法将那些拒绝为此支付的消费者排除在服务之外,瑞德西韦将惠及全世界的患者。



在专利法的限制下,尽管吉利德公司方面已经在扩大产能,然而目前单个公司的生产能力相对有限,还要面对着全球范围内大量的需求,短期内瑞德西韦存在着供不应求的状况。


其性质也有所变化,变成了同时具有私人产品和公共产品属性的混合产品,具有一定的排他性——如果美国包下了全部的瑞德西韦产能,那么其他国家将无法获得该物品。


要么寻求替代品,要么就只能从一些非法渠道获得。



从长远来看,瑞德西韦本身作为传染病防治过程中的一部分,仍然是一种公共物品。


作为药品的最初研发国,特朗普政府这种“美国优先”的核心,也可以从经济学角度来分析——美国是在拒绝他国“搭便车”的行为。


“搭便车”的基本含义是不付出成本而坐享他人带来的好处,在疫情中则体现为美国企业独自研发了瑞德西韦这一药物,而其他国家也受到了惠及。


然而“搭便车”行为是与公共物品的出现相伴相生的。


诚然,特朗普可以在短期内垄断瑞德西韦的供应,但是各国已经纷纷出台一些措施,随着平价替代药品的出现和产能的逐步扩大,这种违反经济规律的行为必然不可能长期持续下去。



总结


自特朗普上任以来,他一直在打出“美国优先”的旗号,强调在满足其他国家的需求之前,先要让美国人的利益得到满足。


然而,在涉及到公共产品的问题上,美国在满足自身一部分需求的同时,也应为他国利益和全球疫情发展酌情考虑。


在各种沟通方式如此发达的今天,美国消灭了新冠病毒并不代表着全球范围内疫情的消失,也不意味着美国不会再有大量的输入型病例。


特朗普想要“独自美丽”的心,在这样一个全球化的时代是行不通的。


更何况,药物和疫苗本就不应该陷入到国家之间的争端当中。它们本应该是无国界的,为所有囿于病痛的人提供最直接的帮助。



作者:朱婧远,民智国际研究院研究助理,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国际专业


文字编辑:王圣博

图片编辑:王圣博

图片来源:网   络


2020年07月16日

美国正式退出世界卫生组织,中国外交部敦促美方停止打压中国企业
圣索菲亚教堂“伊斯兰化”,“文明的冲突”会到来吗?

上一篇

下一篇

美国第二波疫情疯狂来袭,瑞德西韦能成救命稻草吗?

添加时间: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