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点击上方蓝字“民智国际研究院”进入公号主页,

再点击右上角“...”,在弹出选项里将公号设为星标★

民智锐评


每周中美观察(50)| 2020.12.17


目前,美国50个州和哥伦比亚特区已经确认了选举结果。拜登(Joe Biden)和特朗普(Donald Trump)分别在选举人投票中获得了306票和232票。可以说拜登入主白宫只是时间问题。



但是,值得注意的是,虽然经历疫情冲击和经济萧条,特朗普仍然在大选中得到了大多数低学历群体的支持。经过四年的执政,他俨然已被这一群体视为自身的意见领袖。


这样的一股社会力量,在“拜登时代”将如何继续发挥影响力?四年之期,特朗普式美国政府是否仍将卷土重来?



媒体舆论


据路透社12月14日报道,拜登在正式决定总统大选结果的选举人团选举(Electoral College)中获胜。鉴于特朗普宣称大选存在广泛舞弊行为,选举人团投票这种传统的形式承载着重大意义。


据纽约时报12月12日报道,特朗普支持者在华盛顿特区举行了一场大规模示威活动。特朗普的支持者们表示,无论法院作何宣判,他们将会坚持自己的判断:拜登在选举过程中存在舞弊行为。


据英国卫报12月9日报道,面对庞大的低收入群体,拜登应该切实地改善他们的生活。几十年来,美国富人们收入飞涨,但是最低收入者的薪水却一成不变。在特朗普上台时,约有1.4亿美国人收入极低,身处贫困。


民小智点评

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一场“支持特朗普”与“除了特朗普谁都行”的较量,已然尘埃落定。



不能否认的是,在新冠疫情和几乎美国全部媒体的帮助下,拜登仍然赢得磕磕绊绊。


如今,捍卫“民主”、击败“滥权”的新任总统拜登即将上台,而“特朗普主义”真能就此从美国政坛销声匿迹吗?


1

特朗普留下的“定时炸弹”


回顾2020年美国大选,最让人错愕的莫过于特朗普高达46.9%的支持率。其所获选票超过 7400 万张,这一数据甚至比2016年还高了0.8%。换言之,特朗普的普选票比以前还多了1100万票。


这样的选情意味着,即便经历了疫情的冲击,特朗普仍然从蓝领技工、低文化阶层和贫困率高的地区中争取到了大多数选票,而这些最新获得的票数弥补了他在老年人、独立人士群体中的选票损失。


更关键的是,如果说人们投票给拜登是因为讨厌特朗普,那么投票给特朗普的选民表现出的则是对特朗普的由衷支持



据经济学人和YouGov的调查,在大选结果尘埃落定后,仍有88%的特朗普支持者认为拜登的获胜是非法的,另有79%的特朗普支持者认为特朗普不该接受选举结果。


为此,上周六还有大批特朗普支持者不断走上华盛顿街头抗议大选结果。


所以,可以肯定的是,特朗普虽然败选,但是他已经通过质疑大选等一系列举措,成功将选举失利的不满情绪转移给了他的铁杆支持者,而这批民众和他们所具有的政治影响力并不会随着特朗普的落选而从美国政坛消失。


甚至可以说,这部分选民已经成为特朗普政治遗产,谁能继承这笔政治遗产,谁就能在2024年美国大选中手握相当可观的政治筹码。



2

拜登带回的是谁的美国?


拜登该如何应对政治极化的美国?


四年前,特朗普时代终结了一个死气沉沉的建制派政府,而现在,那个政府又回来了。在锁定胜局后,拜登立即将特朗普的种种行为斥为“丢人”,并一再重申“美国回来了”。


然而,这个“美国”,或许并不会是属于底层人民的美国。


在拜登已公布的高级官员任命名单中,我们能够看到许多老面孔:


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财政部长珍妮特·耶伦(Janet Yellen)、国家安全顾问杰克·苏利文(Jake Sullivan)和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布莱恩·迪斯(Brian Deese)等,他们都有着一个共通点—即都曾在奥巴马政府担任过高级官员。



显然,拜登试图建立的仍然是个精英式的政府。而当我们回顾历任民主党政府时,我们发现底层人民福利从来都不是民主党政策的优先选项。


20世纪60年代,林登·约翰逊(Lyndon B Johnson)发起了一系列旨在解决贫困的“伟大社会(Great Society)”计划,然而,当这项计划持续到20世纪80年代时,美国普通家庭的税收负担比20世纪50年代几乎增加了一倍,美国大公司税收却被持续削减。


到了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时期,美国政府通过了给美国铁锈带工人阶层带来冲击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这份旨在推进美国融入国际经济体系的协议囊括了一些不利于美方劳工和环境的条款。


在上台后,克林顿可以说是彻底背离了选举时的承诺,其国内政策重点由创造就业机会转变为减少赤字、维持“克林顿经济”发展。



与之类似,拜登目前的政策框架虽仍将防控疫情作为第一要务,但他似乎对于受疫情影响最大的贫困人口并不关心,不仅没有拿出任何比特朗普更切实的纾困方案,反而一再强调他所谓的“气候问题”。


3

拜登能赢得“红脖子”的青睐吗?


许多人认为,特朗普在四年前的意外上台,让美国的社会精英们听到了长期被压抑的底层声音。为此,拜登当选后应该吸取教训,对社会民众的需求加以回应和满足。


但问题是,拜登有这个能力吗?


或许本次竞选中民主党的力量整合已经说明了问题。


2020大选的初选阶段,其他各民主党候选人曾纷纷被“劝退”,其中就包括民主党内的进步派代表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


随后,曾坚称不会退选并一度获得大量支持的激进派代表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也退出了竞选。



至此,民主党内各派资源被整合起来,以“对抗特朗普”之名集中支持拜登。然而,在锁定胜局后,拜登却并没有在重要的人事任命上给予这些给予他支持的民主党内部派系以应有的回报。


显然,在拜登看来,虽然大选已经结束,但是民主党与共和党间的斗争还远未终结。


与此同时,拜登团队还面临着美国参议院的“刁难”。如今,美国参议院被共和党牢牢把控。


分析认为,如果拜登无法在上任之初就通过有效的疫情纾困计划,那么美国的贫困和失业数据将会大大恶化,预计到2021年1月,美国贫困人口数量将比2020年1月多490万,达到近1200万之多。


毫无疑问,如果拜登上台后仍然无法解决这些问题,好不容易夺来的总统宝座也将坐不长久。


所以,拜登目前的目标很清晰:重新缔造一个精英主导的美国。为了赢得国会的党派斗争,拜登必须整合民主党内的不同力量。


但一味迎合民主党内建制派“主流”的拜登,最终还是难以为底层民众发声的。



特朗普执政的四年时间里,在其政府任职的亿万富翁数量之多史无前例。而与此同时,特朗普还致力于为富人减税,提议大规模削减教育、住房和营养计划等服务底层民众的福利保障。


但在位四年,特朗普几乎实现了自己对蓝领工人支持者们的竞选承诺:


他指责中国操控人民币汇率,将中国列为了汇率操纵国;执意退出了巴黎气候协议,从而“保护”了美国的经济增长;退出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TPP),“为美国工人做了件大好事”。


无论动机如何,至少特朗普看起来是明确地在为这一群体摇旗呐喊,而这给了这些民众一种希望。特朗普使他的选民明白,特朗普不同于像克林顿一样只会给他们空头支票的精英派总统,而是真的在兑现他的竞选承诺。



特朗普特意将自己包装成一个强硬的斗士,使他的支持者相信特朗普会与剥削他们的富人战斗,与夺走他们工作的外国移民战斗,与这个不公的美国战斗。


如果民主党在四年内都无法提出有效的政策去消化吸收特朗普主义的庞大支持者,那么这种政策上的缺失很有可能会在2024年为另一个特朗普式的人物铺好通往白宫的道路。



作者:刘佳豪,民智国际研究院研究助理,墨尔本大学 国际关系硕士


文字编辑:邬弘扬

图片编辑:邬弘扬

图片来源:网   络

2020年12月28日

访华四次,拜登就想让中国守规矩?凭什么!
美国最新国防授权法案:针对中国本色不改

上一篇

下一篇

没了特朗普的美国底层民众,能否熬过拜登的精英主义?

添加时间: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