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点击上方蓝字“民智国际研究院”进入公号主页,

再点击右上角“...”,在弹出选项里将公号设为星标★

民智漫谈



还没等到明年拜登正式就职,美俄关系就已波澜再起。


(正文约2800字,预计阅读时间为10分钟)


新年将至,中国领导人同俄罗斯总统普京打了一通电话,而这已经是中俄领导人之间今年第5次通话了。如此频繁的、高层次的联系,凸显出了中俄关系呈现“真金不怕火炼”、“情比金坚”之势。


而反观美俄关系,虽然在大选结束后一个月,俄罗斯的贺电才姗姗来到,但话语中还是能看出俄罗斯对俄美关系向好发展的期盼。只是,如今拜登尚未入主白宫,美俄关系就已波澜再起



12月中旬,美国财政部及商务部表示其正遭受大规模持续的黑客入侵,多位专家将矛头直指俄罗斯。而早已不满特朗普对俄态度的拜登更是借此发难,指责特朗普政府在执政的四年中“未能优先考虑网络安全”,并且表示上任后美国会对罪魁祸首,即俄罗斯,采取行动。


同时,美国商务部宣布将45家与军方有合作的俄罗斯企业列入制裁名单。在这新旧交替之际,美国似乎已经不顾“礼仪”,明晃晃地将两国对抗关系摆到了明面。


那么,即将上任的拜登将如何处理对俄政策?俄美关系又会走向何方?俄罗斯又将对此作出何种反应?



美国:对俄态度强硬


不同于特朗普,拜登与俄罗斯政府早有嫌隙。他与俄罗斯的渊源可追溯到冷战美苏争霸时期:1979年,拜登访问莫斯科并签署了《美苏限制进攻性战略武器条约》;1988年,时任美国参议员的拜登赴苏与格罗米科主席就是否批准《中导条约》进行谈判。


时至今日,即使冷战已经过去了三十年,但拜登还是难以摆脱冷战时期的“对抗思维”,至于在其2011年访俄时声称在普京的眼里“看不到灵魂”。


在奥巴马政府时期,美俄先后在乌克兰、北约东扩等问题上发生矛盾。而随着美欧联手制裁俄罗斯,美俄之间更是一度“剑拔弩张”。而作为奥巴马政府的二把手,时任副总统的拜登对俄罗斯自然也没什么好态度。



事实上,拜登一直对俄罗斯格外的关注。


2018年1月,他与迈克尔·卡朋特在《外交事务》杂志上发表了一篇名为《如何抵御克林姆林宫—捍卫民主、对抗敌人》的文章,内容提及了美苏对立中,苏联埋没民主。拜登认为,冷战后,建立民主、稳定、繁荣的俄罗斯已成为遥远的梦想,俄罗斯领导人用民主的形式掩盖了其威权主义的内容。文章还表示俄罗斯的情报机构在2016年美国大选以及2017年法国总统大选中窃取了大量信息



除此之外,2020年3月拜登发表在《外交事务》杂志上的另一篇文章中则表示普京害怕自由主义的力量,而美国必须凝聚自由主义的世界力量。


拜登还在文章中表示若其当选总统,在对抗俄罗斯方面,美国不仅会在传统安全上采取高度联盟的手段提高军事实力,还将着手提高美国非传统安全领域的应对能力。美国必须让俄罗斯承担违反国际准则的代价,并与俄罗斯公民社会站在一起抵制普京的专制统治。



通过拜登多次涉俄发言,我们可以看出拜登对俄政策的总体脉络—联合盟友,在民主价值观、传统安全以及非传统安全等各方面形成合力,采取较为系统的强硬对俄政策


为达到压制俄罗斯的目的,美国将以捍卫自由和民主的名义加强与其他民主国家的联盟关系,并进一步修复以北约为主的伙伴关系。


在此情况下,在跨大西洋关系的框架之下,强硬对俄的政策必将回归主流。




俄罗斯:应对之策


普京政府奉行保守主义原则,主张国家主权、国内法高于一切,稳定与传统是其对外政策的出发点


因此,在一定的前提下,美俄双方还是有合作的空间的。


拜登胜选后,俄罗斯立即宣布了“萨尔马特洲际战略导弹”将于2022年服役,虽然此举有压迫美国签署《削减进攻性战略武器条约》之嫌,但同时俄罗斯还给拜登发去贺电表示“已准备好”与美国展开多领域合作。


因此,俄罗斯对于新一届美国政府的态度可归纳为“在对抗中合作”,即俄罗斯在对美国展示“强硬肌肉”的同时也不会放弃与美国之间的接触与合作。这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俄罗斯不会放弃瓦解美国领导的民主联盟。经过特朗普政府一系列操作之后,自由主义国际秩序已变得四分五裂。在俄罗斯看来,民主与专制的意识形态二元论已经失去了意义。


面对美国及其民主联盟在价值观念以及人权问题上的抨击,俄罗斯将倾向于与同样被美国以“民主”、“人权”抨击的中国加强合作,共同发出回击。


以香港问题为例,欧美等西方民主国家恶意栽赃抹黑,企图以“民主”之名介入我国内政,并煽动世界多国发动谴责。在此之际,俄方表示坚定支持中方在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努力,反对任何破坏中国主权的挑衅行为;俄方反对个别势力借疫情指责中国,将同中方坚定站在一起。



同时,俄罗斯会寻求与欧盟、印度、伊朗、土耳其和日本等美国盟友的合作


例如,在土耳其与北约摩擦加剧的情况下,俄罗斯频繁地与土耳其互动,向土耳其售卖S-400导弹,以及在美欧关系陷入冰点之时,主动与德国接洽,推动北溪2 号项目。


对于俄罗斯而言,与上述国家合作,不仅能够动摇美国及其盟友的关系,更能加强俄罗斯在亚太、中东以及欧洲的影响力。


正如2020年《瓦尔代报告》指出那样,俄罗斯应成为“和平的支持者、自由选择发展道路的担保者、反对霸权与‘新不结盟运动’的领导者、地球环境的维护者”,这四种角色使俄罗斯更有理由与力量瓦解美国的制裁。


再者为防止北约东扩威胁到俄罗斯的安全环境,俄罗斯在“秀肌肉”的同时也会坚定维护其主权和传统势力范围,并且有选择地对外扩张


出于地缘战略及军事部署的考量,俄罗斯必将加强对北极的军事活动以及开发。


在此之外,对于在其传统势力范围内可能出现的西方势力,例如北约新一轮东扩,亦或是欧盟介入乌克兰、格鲁吉亚等地,俄罗斯都将以更加强硬的姿态应对


正如今年亚阿冲突中俄罗斯所表现的那样,在土耳其介入之前,亚美尼亚与阿塞拜疆就已冲突不断,但俄罗斯一直持中立态度,任其自行解决。但在土耳其副总统公开宣称不排除军事支持之后,俄罗斯便立马出言警告“土耳其一旦向纳卡地区派兵,将结束此次冲突中的和平进程 ,更遑论恢复过去的状态。”


而在非传统安全领域上的挑战,普京政府早已给出答案。早在9月25日,俄罗斯就向美国抛出过橄榄枝,认为俄美之间应该恢复在国际信息安全领域的合作,恢复两国在该领域的高级别对话。



最后,共同的利益让俄美之间的对立与谈判有了回旋之地。


12月2日,俄罗斯驻美大使安东诺夫发表声明表示,俄罗斯愿意在战略安全、核不扩散、太空合作、反恐以及抗击疫情等方面与拜登政府扩大合作,并在2021-2023年,俄罗斯担任北极理事会主席期间,与美国展开定期、有序合作,加大两国在北极冻土研究和气候环境等问题上的合作



同时,美俄也可以在公共卫生领域展开合作。


俄罗斯的“卫星”疫苗是世界上第一款大规模生产并在全国投放的新冠疫苗。


当下美国处于疫情最严重的时期,若俄罗斯疫苗的有效性得到证实,它可以成为俄美在公共卫生领域开展合作的敲门砖,同时提升俄罗斯在后疫情时代全球卫生治理体系的影响力。



结语


当前大国竞争加剧、当代国际体系不断调整的背景下尽管俄罗斯将面对的是拜登政府更为强硬的对俄政策,但其政策的可预期性对于俄罗斯决策者来说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我们在看到俄美传统领域较量的同时,也不可忽视两者之间合作的可能性。


在俄美关系上,尽管俄罗斯在中东地区等传统安全领域以及人权问题等非传统安全领域可能依旧延续其强硬的对美态度,但其在多项议题上采取合作政策的可能性也不可忽视


与此同时,新上任的拜登政府势必会将俄罗斯作为其外交重点。拜登政府与普京政府之间的较量与合作如何展开,美俄关系将对中国产生什么影响,2021年美俄关系又该如何“力挽狂澜”,值得我们进一步关注。


作者:张嘉贤,民智国际研究院研究助理,华东师范大学国际关系专业


文字编辑:潘莹琪

图片编辑:潘莹琪

图片来源:网   络



2020年12月30日

地扪村城乡互通的三十年简史(二):涌往城市的浪潮
商品关税豁免到期,美国扩大对华企业限制

上一篇

下一篇

鹰与熊的较量:当莫斯科和华盛顿合作会发生什么?

添加时间: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