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智编译


导语:

自拜登上台以来,其在外交政策的推行屡屡受阻。如今,在新冠疫情、气候变化、贸易冲突等国际问题上,冲在最前线的往往是美国各州、市领导人们。


一直以来,美国都有在国务院内建立地方外交办公室的呼声。州市间的合作不仅与人们的日常息息相关,也能为国家的安全和外交利益提供保障。


面对此项议题,2021年5月27日,鲁金斯可持续发展中心举办了两场专家小组会,研究了美国应如何利用地方外交为美国海外影响力以及国内繁荣服务,以下是部分会议内容纪要。


本文系作者观点,内容略有删减,与公众号立场无关。


(正文约2500字,预计阅读时间5分钟)


1

地方外交发挥空间广阔,

州政府应获得更多自主权


地方外交过去往往局限于经济、文化领域,近年来随着气候问题发酵,有些城市也在国际气候合作上做出了突出贡献。


但除此之外,地方外交还有很多用武之地。


传统安全领域就是一个非常好的例子,恐怖主义、极端主义和气候变化等问题既需要国际协商,但也离不开地方层面的配合。


市民们的看法会在第一时间直接地反应给市长,因此,市长们在相关领域的看法很大程度等同于这一整个城市的态度


如今,美国有很多城市已经开始关注到了恐怖主义、极端主义,以及气候方面等“国际层面”的话题。 在这件事上,休斯顿、达拉斯以及洛杉矶等地政府都十分有发言权。



事实上,地方政府涉及安全领域外交不仅是必然的趋势,更是目前美国解决安全困境的唯一方法


军控和国际安全事务副国务卿邦妮·詹金斯(Bonnie Jenkins)谈到她曾与不同的听众谈论国家安全时,观众席中有人说国家安全是白人的事情。只要有这种观念存在,美国的安全战略就无法得到保证,也无法维持任何形式的国家凝聚力。


所以我们就看到了美国的市长们积极地与世界其他城市的管理者们在严峻的安全问题领域建立起了联络网。



但目前,地方外交尚未发展起独立的外交政策理念,也难以打破国家层面的桎梏。


虽然国会内一直有“以更具结构化的方式与城市合作”的讨论,但是目前城市间的合作网络大部分还是由国会赞助主导的,尤其是在打击恐怖主义和暴力极端主义一事上。


而这也不是美国特有的现象,英国政府、北欧政府在城市的安全与安保合作问题上也十分活跃。


所以,地方外交面临的挑战之一是要确保地方外交办公室能打破困境,走出自己的路。



巴西奥运会前夕,里约热内卢一直在寻找具有组织这类大型国际赛事经验的州和市,想向他们取经,并因此与洛杉矶及亚特兰大建立起合作关系。


这为美国政府开启了全新级别的接触渠道,极大地增加了大使馆可以接触并互动的对象,扩大了人们对于美国政府协助他国行为的理解。


因此,如果要克服目前的外交困境,那么首先就要承认并确保地方外交不会轻易被控制、不会成为国务院管理下某个易受摆布的部门。城市作为美国政治中非常重要的部分,拥有着自主的独立想法。


地方外交面临的另一个挑战是两党斗争。在目前美国政治高度两极化的环境下,地方外交有可能会面临因两党严重分歧而止步不前。美国城市,尤其是大城市,要清楚如何处理这个问题。



2

地方外交有助于实现国家战略,

但美国已然落后


地方外交非但不会削弱国务院或者联邦政府的行政权力,反而会加强并拓展国家外交。


进入21世纪,国家间的关系很大程度上不再由政府本身决定,社会和人民在这个关系的确定中有了更多权重,而这些完全是独立与各国政府行为的。


在这样的前提下,赋予地方外交更多的主动权与参与度,有利于从很多层面扩大联邦政府与国务院的视野。这种做法也能让地方政府理解并认识到国际合作关系的深度和广度。



当前民族国家仍然是国际秩序的基本组成部分,威斯特伐利亚体系仍然适用国际社会。但从很多方面来看,世界各国也正在某种形式上回归雅典的城邦外交。通过多层次参与,世界各国可以联系起来,加强合作。


归根结底,设立地方办公室的目标不一定是控制地方层面举办的国际活动或者颁布的政策。


洛杉矶不会和俄罗斯就军备控制协议展开谈判,达拉斯也不会与中国进行自由贸易协定的谈判。这些事情都不会发生,所以无需担心违反《洛根法案》。

【《洛根法案》:一项联邦法律,按规定任何美国公民在没有得到美国政府行政部门明确授权的情况下,试图与外国政府谈判或试图影响外交政策都是重罪】



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将美国打造成一个开放的国家,一个将要参与事关人类的议题的国家。这些议题都会对人们的日常生活产生巨大影响,人们需要认识到外交并不是遥不可及,而是与每个人息息相关。


在一个充满大国竞争和尖锐冲突的世界中,地方外交也可以充当缓冲的角色。毕竟,洛杉矶和上海面临的问题有许多相似之处,达拉斯和拉各斯面临的问题也有许多相似之处。


如果我们能在这些面对着相同挑战的城市之间建立联系、构建合作,国家间的问题也就可能被更轻松地解决。



以中美关系,上海和洛杉矶都是港口城市,双方可以在港口减排方面进行合作。上海有世界上最大的港口,这对于两个而言都是切实可行的、务实的合作项目,并且这与政治无关。


当然,在合作过程中我们也需要确保不会出现任何不利于本国利益的情况,因此地方州市需要国务院的人来把关,确认地方合作是否符合规范,或者应该直接停止合作。


目前世界各国在地方外交上都做得相当不错,亚洲、欧洲、拉丁美洲以及非洲的很多国家通常会出资赞助它们的城市办会议、做宣传,而美国在这一方面却仍在追赶。相比于止步不前,美国更应该做的是不断试错,在错误中成长。



3

国家间政治博弈下,

地方外交渠道可以获得更多元信息


当今世界竞争激烈,国家间政治关系紧张。如果要开展地方外交,美国必须证明自己与其他人的成败息息相关。世界不会因为意识形态而分裂,让国家疏远或紧密的是各自的能力和效率。


其他国家会事前计算与美国合作所能带来的成效,并根据预期结果决定是否合作,因此如果美国想要在二十一世纪取得成功,就要帮助其合作伙伴首先获得成功。


过去美国在全球中的参与大多都是基于其散落世界各地的大使馆与办事处。但如今,美国需要建立起能够反映新世纪的联络网。而地方外交办事处的优势就在于,美国能够与世界上所有地方州市建立联系。



这样美国将能够在拥有辐射全球的官方大使馆渠道之外,建立起更深层次的地方渠道,更加广泛地收集各地信息、态度和认知


美国政府可以借此了解到外部世界的情况、世界与美国打交道的方式,以及美国人是如何看待自己的国家和这个世界的。毕竟,如果领导人们认为坐在华盛顿就能理解美国的其他地方在如何看待世界,那就大错特错了。



编务:吴博晋

责编:康雅琦

图片来源:网   络


2021年07月08日

不同于西方的大国担当,原来中国对非洲的借贷有着这样的意义……
拜登还没想明白的,基辛格五十年前就开始做了

上一篇

下一篇

前沿!美国布鲁金斯学会专业组会《自下而上:地方外交助力国家战略》

添加时间: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