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观察


近日,中国已与缅甸签署合作协议,资助资助缅方超610万美元,发展21个项目;除此之外,美国也在计划向缅甸提供5000万美元的援助,支持缅甸抗疫。


但这笔“解决燃眉之急的钱”真的能拯救目前混乱的缅甸吗?



本月初,缅甸军政府宣布成立看守政府,国内的政局暂时还无法稳定,民众的抗议声此起彼伏。


而为政局动荡雪上加霜的是缅甸的疫情。据报道,缅甸疫情目前处于失控状态,几乎家家户户均有感染的民众。近日,郑州的新病例也被证实与缅甸入境病例毒株高度同源。



看守政府上台,混乱的状态能否有所改观?


政府新上台,面临着怎样的状态



落寞的现状


今年2月1日,缅甸民选文官政府的执政被迫结束,随后国家权力被移交给军方。


新任总理敏昂莱在讲话中总理宣布将在2023年年底前将重新举行自由、公正的多党制民主选举。届时国家权力将移交给胜选的政党。


此类事件在缅甸并不是第一次发生。



历史上缅甸内部的权力更替大多是以军方终止民选文官政府执政,自己接过国家权力这种方式进行的。


民众对军方政府这样夺权的套路也非常熟悉,即便军方政府承诺会交出权力的,但民众一直对军方还政于民选政府的承诺持质疑态度


除此之外没改变的,还有民众的生活。近半年的混乱使得缅甸第三波疫情快速发展,几乎二分之一的人口感染了新冠病毒,部分民众因不信任军方政府而拒绝去公立医院就医。



缅甸一位20岁的医学生在父母感染病毒后,选择自己为父母治疗。后来,当她的父亲因为血氧量过低而必须去医院时,周围也没有人愿意将其送到医院。


缅甸街上随处可见民众挣扎着为患病的家人寻找氧气供给



自从年初国家权力移被交给军方后,缅甸混乱的国内秩序导致民不聊生


受政治动荡及第三波疫情的影响,缅甸在今年第二季度失去了大约120万个工作岗位,目前总失业率达到了15%,约有320万人没有工作,同时飞涨的物价让民众生活雪上加霜。



在缅甸较发达的城市仰光,一颗鸡蛋的正常价格为100至150 缅元(约合人民币0.5元)而现在鸡蛋价格飙升至600缅币左右(约合人民币2.3元)这是普通人负担不起的价格。


更别提那些生活在仰光附近贫民窟中的人们,近 90% 的家庭表示他们必须借钱购买食物,越来越多人在和饥饿作斗争。


即便疫情严重,生活艰难,但是部分有余力的民众还是选择以各种方式抗议,表达自己对总统和国务资政昂山素季等官员被军方扣押的愤怒。



军方夺权后公民不服从运动 (CDM) 开始了,数千名医生、教师、律师和工程师等专业人士罢工,以非暴力反抗的方式来拒绝在军方的政权下工作。


大规模罢工甚至导致了街道上出现了医疗卫生人员被安全部队打骂的场景


医务人员拒绝在军方的要求下为受军方控制的医院工作。因此,他们走出医院,转到其他地方为民众提供免费医疗服务。这一行为令军方非常不满,最终导致了激烈的冲突



民怨四起,民不聊生,当前缅甸的混乱还将持续一段时间。


虽然缅甸如今如此混乱且不发达,但曾经,缅甸是亚洲最发达的国家。



曾经的辉煌


缅甸曾经是英国的殖民地。在殖民时期,英国给缅甸建立了较发达的交通。缅甸有了水路、铁路和道路,同时也就拥有了致富之路,这为缅甸经济腾飞打下了基础。


英国人在修路的同时开始大规模开采矿与玉石缅甸的地理位置优势使得缅甸盛产翡翠,二战前矿产业足以支持一个国家的经济,即使在今天,市场上商品级的翡翠95%以上都来自缅甸。



二战前的缅甸得以在航运和矿产业的是支持下“发家”,加上战后日本的巨大赔款,缅甸成为了那个时期亚洲最富有的国家之一


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缅甸GDP人均达到了700美元,已经超过当时日本本土的550美元。


经济发达的同时,由于地理位置因素,缅甸在历史上深受中国文明与印度文明的影响,文明开化,文明程度较高,民众识字率较高



在缅甸开始“8888”民主斗争之前,缅甸在1983年15岁以上人口的识字率为78.57%,同时期这一比率在中国是65.5%。


然而导致繁华落幕的关键,是连不断的内战


三十年的时间里,缅甸耗光了从前积累的经济优势,普通民众的生活条件一落千丈。令人惋惜的是,缅甸的内战从二战结束后开始,直到今天也未结束



军方与文官政府的权力纷争成了缅甸国家政治的主要内容。即便军方政府在当权时曾经向民众保证发展国家经济,为人民提供更好的生活环境,然而却未能兑现,导致失信于民。


经济上,缅甸异常依赖于资源的开发与出口,从而导致工农业发展缓慢,缅甸只有部分的服装、纺织等轻工业,在国际市场上竞争力薄弱。


最关键的是,缅甸的国家政治结构与治理特征导致人民迈向美好生活的未来还很遥远。


注定的悲剧


国家的权力结构使得国家面临的注定是悲剧。



根据缅甸2008年宪法,缅甸总统是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但在缅甸政治运行过程中,军方政府和文官政府是主要权力持有者


在缅甸,军人主政的历史要追溯到缅甸国父昂山时期,军队在缅甸独立的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在国家独立后,百废待兴,那时的民众相信军队是一个能够整合国家的领导


然而,军方执政从1962年开始变了味道。当时,奈温将军发动政变宣布成立军政府,同时宣布缅甸将成为社会主义国家



军方政府废除了独立以后国家的改革成果,不考虑国家实际国情,一股脑地加快经济国有化,国家的教育水平跌落谷底,国家开始了衰退的步伐。


军方政府的治理不当与腐败使得经济逐渐萧条,到了1988年,缅甸成为了最不发达国家之一。而在缅甸人民看来,这是军方政府的统治导致的结果。


于是,不甘现状的民众开始抗议反抗



1988年8月8日,由学生领导的民主运动声势浩大,昂山素季脱颖而出成为领袖,建立了新的政党:全国民主联盟,赢得民众支持。


但在1962年发生的事情在26年后再度上演,军方政府宣布该选举结果无效,并将昂山素季软禁,虽然作为反对党的全国民主联盟在1990年的缅甸大选中获得了议会80%的席位,但是军方政府通过自己的影响力得以继续掌控国家权力。


2008年,军方政府决定修改宪法。军方提出要保持自己在议会中25%的席位,同时对外宣布要推动2003年就提出的七步迈向民主的计划。



另外,军方在宪法中明确规定总统及副总统本人、父母任何一人、配偶、婚生子女中任何一人以及婚生子女配偶中任何一人不得效忠于外国势力,不得隶属于外国势力,不得是外国公民,这一条规定一旦生效,直接导致的结果就是禁止丈夫为英国人的昂山素季担任总统


修宪的实际目的是保证军方对国家政治的控制权,并且能在议会中对修改宪法拥有否决权,以此保证军队对国家政治的控制力。


直到2010年昂山素季被释放后,迫于国内与国际的经济和舆论压力,军方政府的统治才暂时告一段落。



在2015年的首次多党制选举当中,昂山素季领导的全国民族联盟获得压倒性优势。出乎缅甸民众意料的是,军方居然认可了此次大选结果,并且移交了权力。


只是好景不长,在2021年的选举中,全国民主联盟大获全胜,获得了82%的席位,而军方领导的联邦巩固与发展党(巩发党)只获得了6.4%的席位。


这样一来,全国民主联盟挑战了军方的合法性,使其在议会的影响力岌岌可危,与宪法规定的25%相差甚远的6.4%的席位使军方影响力被大大缩减,于是就有了2月1日的政变,军方宣布此次大选存在舞弊,结果作废,昂山素季和其他国家高官被软禁。



总的来看,从二战结束以来,缅甸的国家权力绝大部分时间由军方政府控制,只有少数时候移交到了全国民主联盟的手中。


然而无论是曾经的社会主义制度还是后来的联邦制度,缅甸面临的根本问题是军方与文官政府的权力难以平衡


文官政府过于追求对民主议题的讨论与民主进程的快速实现,军方则专注于保证对权力的控制力与影响力,从而双方都忽视了国家最重要的主体——民众,与民生相关的社会议题一再被搁置,这样一来缅甸逐渐衰退是注定的悲剧。



缅甸未来的出路


缅甸的当务之急是军方政府积极转型,看守政府上台后要积极理顺国家治理体系,增强治理能力,稳定国家秩序。


新政府已当政,现阶段的关键是在国内暂时放下对民主议题的讨论与权力斗争,民众也需要看清形势,缓和自己对局势的情绪,减少以过激的抗议冲突手段去追求现阶段无法一蹴而就的民主进程。


总理承诺两年后将还政于民选政府,但现在执政的军方政府可尝试保留从上世纪二十世纪以来,通过改革推动的民主化转型进程,给予民众信心。



在国内,军方政府首先要稳住疫情发展态势。中方为缅方提供的疫情援助物资已经到达缅甸,缅甸应充分利用好这些物资,将原本只有37%的检测率提高


在掌握了民众感染的情况后,政府应统筹调配医疗物资,分轻重缓急地为病患尽可能提供如氧气等医疗资源。



与此同时,军方政府继续加强对与少数族群的沟通,保证族群在疫情防控方面同样获得帮助,以稳定族群关系。


然后,军方政府转型的一大标志是发展经济。首要问题是稳住飞升的物价,先控制货币的供给,随后通过和平手段稳定抗议声后,鼓励商铺重新开门,让失业的人找到工作,逐渐恢复社会经济运行。



其实早在1992 年至2010年军方政府执政期间,就进行了有效的市场化改革,民众的生活水平有显著的提高。


政府将国有企业私有化,发展了市场经济,这一举也培育了民主政治发展的经济基础,政府再利用国民经济的市场化改革来推进政治民主化改革。


让为期两年的看守政府进行重大改革并不现实,但至少可以延续先前成功的经济政策,尽可能地恢复经济。



国际上,联合国已对缅甸予以关注,对缅甸进行了人道主义救援,为当地人民送去了粮食,缅甸应在国际援助下尽快稳定国内状况


接着,在政治上,军方政府要减少对抗议民众的暴力应对方式,同时考虑延续曾经政治改革的成果。


军方政府可以通过任命官员的方式将少数民族吸纳进国家体制,保证少数民族在政治运行过程中的利益保证国家的团结与少数民族对国家的认同感,这一点是先前文官政府执政时不具有的优势。



稳定民族关系可避免疫情下民族矛盾激化为国内境况雪上加霜,且民族之间和平相处对缅甸的民主化进程产生重大作用。


最后,在国际方面,缅甸可在东盟框架下与其他国家展开合作


东盟基于不干涉成员国内政的原则,可以为缅甸提供空间较大的积极斡旋的平台,缅甸可从东盟层面同其他国家保持沟通合作,为国内的发展获取更多发展机会。



如此一来,缅甸可以保证国内的和平进程,以最大程度减少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对缅进行制裁,从而避免对其国内恢复秩序造成负面影响,同时为国内平稳度过看守政府时期赢得更好的国际环境。


结语


缅甸还有救,当然,能拯救缅甸的只有它自己


目前在军方的看守政府执政下,缅甸需要减少同民众的冲突,并且努力为感染新冠的病人提供医疗资源,以稳定国内民情。


长远地,缅甸探索自主民主道路的路途道阻且长,持续了半个多世纪的内战不是一时与一己之力能够改变的。



 文官政府与军方皆认为民主制度化是大方向,文官政府莫急于求成,军方也莫太贪恋权力,双方要将民众的利益放在首位,相互妥协,共同推进民主进程。


缅甸只有认识到民主制度的建立需要循序渐进的过程,通过协商和妥协来解决二者间长久的矛盾,才能早日使国家摆脱混乱,让民众能够过上更好的生活。


作者:邓晓艾

编务:杜月曦

责编:康雅琦

图片来源:网   络

更多精彩内容,欢迎关注民小智君


转载:请微信后台回复“转载”

商业合作及投稿:minzhi@dcthink.org.cn 

民智开通了“知识星球”,欢迎大家订阅!


2021年08月13日

这个领域,美国能在21世纪赶上中国吗?
来还是不来?美高官访华又现“罗生门”

上一篇

下一篇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缅甸何时才能得民主?

添加时间: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