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智编译


导语:


北京时间8月19日下午,塔利班宣布新国家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成立。


塔利班在两天前召开新闻发布会表示,塔利班将赦免任何反抗它的人,未来的政府将是包容的。其发言人说:“我们不希望与国际社会发生任何问题。我们不会允许我们的领土被用来对付任何人、任何国家。


然而,对于利益相关的巴基斯坦与美国来说,在阿富汗问题上二者存在共识,但巴基斯坦是否援助了塔利班一事给两国关系蒙上了阴影。如今,随着塔利班的全面接管,巴基斯坦与美国是否将迎来破冰时刻。纳入了中国与俄罗斯的扩大版“三驾马车”又将如何在阿富汗协商合作?


日前,巴基斯坦驻美大使阿萨德·马吉德·汗接受了《外交事务》的采访,回答了相关问题。




巴基斯坦总理伊姆兰·汗本周一(8月16日)说,塔利班的接管意味着阿富汗人已经打破了“奴隶制的桎梏”。他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阿萨德·马吉德·汗:社交媒体上出现了很多这种说法,有时,这些东西被断章取义,我并不知晓我国总理曾作过相关表述。我向你们推荐巴基斯坦国家安全委员会周一开会后发表的声明。该声明公平而全面地阐述了巴基斯坦的立场。[声明说,巴基斯坦“致力于实现包容性的政治解决”,“必须坚持不干涉阿富汗的原则”。]


所以总理没有发表过有关奴隶制的评价吗?


阿萨德·马吉德·汗:这真的很难实时掌握。社交媒体上有太多的东西了。



让我说得更直接一些。在巴基斯坦,高层对塔利班的胜利有一些欢呼的声音。上周日,气候部长Zartaj Gul Wazir在推特上说,阿富汗文职政府的垮台是“在印度独立日献给印度政府的一份礼物”。很明显,长期以来,作为战略政策的一部分,巴基斯坦一直将塔利班作为对冲印度在阿富汗影响力的工具。


阿萨德·马吉德·汗:认真的,建议你把这些只言片语放一边。巴基斯坦是一个自由民主的国家,国民们作为个体会有不同的看法,对政府的政策有各种各样的支持和反对意见。但我认为真正重要的是要看到我们在过去几年中的一贯立场。


在超过12年的时间里,我几乎直接参与了这些对话。我可以说,在解决美国对巴基斯坦境内安全庇护所的关切方面,我们已经覆盖了很多领域,我们正在一路清理这些庇护所,解决塔利班的跨境流动问题,然后尽我们所能将塔利班带到谈判桌上。我们这样做只是因为我们看到,阿富汗的持续冲突对我们完全不利。它完全违背我们的利益。



好吧。把巴基斯坦的支持问题放在一边。现在塔利班已经控制了喀布尔,纠结这个问题已经不是那么必要了。那么,你对未来的担忧是什么?


阿萨德·马吉德·汗:回顾过去是非常重要的。因为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在阿富汗国境内发生的事都是令人咂舌的。阿富汗问题清楚地揭示了这样一个事实:长期以来,巴基斯坦都被不幸地塑造成了阿富汗政府掩盖其缺点的借口。这也符合美国的政治便利。然而我们完全支持和平进程,并且我们将继续这么做。



你是否是在否认,至少在过去,巴基斯坦军方对塔利班运动有所支持?


阿萨德·马吉德·汗:这取决于你所说的支持是什么意思,它是否意味着……


为他们的领导及其家人提供安全庇护,为其军队提供后勤支持,为受伤的塔利班武装分子提供住院治疗等,应有尽有。


阿萨德·马吉德·汗:巴基斯坦一直是一个安全港湾,但阿富汗人和塔利班之间有区别吗?我们一直是所有阿富汗人的安全港湾和安全避难所。


时至今日,亦是如此。如果阿富汗出了什么问题,巴基斯坦将再次成为阿富汗人的首选目的地。那么,我们能为此做些什么呢?而且他们也不一定带着哪方的身份标志。


就塔利班的军事成就而言,他们在战场上的所作所为与我们毫无关系。我们基本上坚持了我们的承诺,不让我们的领土被利用。有些部落地区被当做了安全避难所。但至少在过去四年里,我们已经完全清洗了这些地区,将这些地区纳入了巴基斯坦的主流。


你知道的,我们修建了围墙



所以目前巴基斯坦方面并没有为塔利班的接管喀布尔提供支持?


阿萨德·马吉德·汗:绝对没有


显然,一些美国官员认为有。


阿萨德·马吉德·汗:问题是他们的评估在很大程度上被证明是错误的,而且我认为现在不是指责的时候。......并不是说我们在为塔利班的行为买单。



所有的塔利班领导人都离开了巴基斯坦吗?


阿萨德·马吉德·汗:我只知道领导层已经从多哈转移到了阿富汗。


那么,巴基斯坦现在的主要关切是什么?


阿萨德·马吉德·汗:我们希望看到一个包容性的政府,这也是我们希望能从一个包容性的和平进程中产生的东西。


目前事态的发展显然与我们的设想有所出入。


但我们正在竭尽所能,以美国、巴基斯坦和中俄为首的“三驾马车”于8月10日和8月11日在多哈举行了一次颇有成效的会议。


我们正在与关键角色接触,以使阿富汗的所有民族都得到代表。阿富汗的多样性也需要在政府的组成中得到反映。



你对实现这一目标有什么希望?巴基斯坦现在有什么样的影响力?这似乎比1990年代的接管更为全面,因为反塔利班的民兵刚刚被镇压了。塔利班已经完全控制了阿富汗。


阿萨德·马吉德·汗:我们从当地听到的和看到的事态发展是,塔利班似乎在听取国际社会的建议,并没有发生很多暴力事件。一些学校已经开放。他们的一位领导人接受了一位女主播的采访。



但是有很多关于当地暴行的报道,妇女和女孩被从学校带走,街头发生大规模杀戮。还有阿富汗疏散人员涌入机场的令人心碎的场景。塔利班领导人在多哈所说的和阿富汗发生的情况似乎有很大的不同。


阿萨德·马吉德·汗:我认为塔利班应该感到担忧,因为国际社会正在关注,国际社会将根据当地发生的情况对他们进行评判。......他们控制阿富汗大部分地区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而我们得到的报告是他们大多在负责任地行事。


尽管几周前发生了一些事件,但一直非常顺利。......他们基本上在与所有人交谈。我们的大使馆是开放的,昼夜不停地工作。我们正在尽我们所能为非政府组织、记者和其他人的遣返提供便利。


许多疏散工作正在通过巴基斯坦进行。



这次接管是否在某些方面促进了美巴之间的关系?显然,巴基斯坦对塔利班的秘密支持这一问题长期以来一直笼罩在两国关系上。现在是否来到了破冰时刻?


阿萨德·马吉德·汗:这是我们正在努力解决的问题,因为坦率地说,我们与美国的关系是由阿富汗定义的,并深受其影响。这些年来,我们一直通过阿富汗的棱镜来看待它。


我们正在努力转向另一种关系。尽管今天有各种挑战,美国仍然是巴基斯坦最大的出口目的地。美国是巴基斯坦的第三大汇款国,也一直是巴基斯坦的五大投资国之一。



贵国政府现在对伊斯兰极端主义意识形态重新蔓延到边境作何看法?毕竟,据说最近几个月“巴基斯坦塔利班”的袭击有所增加。


阿萨德·马吉德·汗:“巴塔”的问题过去是、现在也依然是我们的主要关切。


当我们在清理我国国境内问题地区时,他们会在另外一边找到安全庇护。因此,我们希望阿富汗的领土不会被用来对付我们。无论谁来控制,都不能让它被利用。


然而,话虽如此,我认为美国国内,尤其是学界放大了对极端主义的恐惧,更夸大了极端主义对巴基斯坦的影响。


如果你仔细看一下巴基斯坦,坦率地说,所有的主流政党在政治光谱上都偏向于中间,抑或是中间靠右。


鉴于我们的社会特点,所谓的边缘宗教党派并没有那么多的追随者。我们有宗教信仰,但同时,我们相信要拥抱多元化的伊斯兰教。



但会不会有更多来自极端分子的攻击?


阿萨德·马吉德·汗:这与塔利班无关。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一直在和平进程中投入这么多。我们的观点是,即使对美国来说,最好的反恐投资也是投资于和平。


如果没有和平,就会出现无人管理的空间。然后你就会有民兵和国家机器发生冲突。我们已经看到过去的情况,我们不希望这种情况再次发生。因此,打击极端主义的最好办法是建立一个受控的政府......要求其准备好与国际社会合作。



在过去几天里,巴基斯坦和美国高层之间是否进行了对话?


阿萨德·马吉德·汗:[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与[巴基斯坦]外长进行了交谈,这个过程相当漫长。


我认为今天的好事是,关于阿富汗,美国和巴基斯坦之间会产生一个完全一致的看法


你希望各方能达成共同的理解。我们也希望如此。你们希望减少暴力。我们也希望如此。你们希望保留过去的成果。我们也希望如此。


中国和俄罗斯也在关注[恐怖主义]。我们都很担心。


是否会有任何举措?例如,我们知道巴基斯坦不希望美国在其境内有军事存在,但巴基斯坦是否会在情报和其他方面提供帮助,以支持美国对“基地”组织、伊斯兰国和其他恐怖分子保持超视距警惕的态势?


阿萨德·马吉德·汗:事情发展得如此之快。我们的底线是恐怖主义,在这一点上我们双方的关切一致。我们可以并将以各种方式与国际社会和美国合作。事实上,我们在过去已经进行过合作。



面对着由莫迪领导的、具有侵略性的印度。你认为由塔利班管理的阿富汗会是一个反对印度的盟友吗?


阿萨德·马吉德·汗:不幸的是,阿富汗领土一直被用来对付我们。甚至这个所谓的制裁巴基斯坦运动,基本上都是源自印度。这很可悲。......因此,阿富汗将不得不解决这个问题。印度已经关闭了它在那里的大使馆。


我们已经做出了接触的姿态,但真正的问题是,莫迪总理以某种方式将巴基斯坦置于印度国内政治舞台和背景中,......这适合他保持对巴基斯坦的强硬立场,这就是他继续做的事情。克什米尔是他采取单边行动的另一个地方。


因此,莫迪没有做出任何让步,而僵局仍在继续。



你认为中国与阿富汗的关系将是怎样的?我们现在正处于所谓的“新大博弈”中,大国以阿富汗为平台争夺世界舞台上的影响力。在东南亚,我们正在处理中国与日俱增的影响力所带来的问题。阿富汗问题更是对中美全方位竞争的考验,美国放弃阿富汗是否会被认为是实力的衰弱?


阿萨德·马吉德·汗:老实说,我觉得很高兴,阿富汗是一个[利益]的汇合点,而扩大版的“三驾马车”......表明关切是共同的


这些关切不应该是共同的吗?中国对伊斯兰叛乱分子有担忧,而俄罗斯对伊斯兰车臣人也有自己的担忧。所有大国都害怕极端分子。


阿萨德·马吉德·汗:是所有人。这就是阿富汗和平工作的巨大基础。我们一直认为,阿富汗应该是一个合作的舞台,而不是一个对抗的地方。



Pakistani Ambassador: ‘Terrorism Is Our Concern as Much as It Is Your Concern’

来源 | 外交事务

采访者 | Michael Hirsh

译者 | 康雅琦


编务:康康

责编:康雅琦

图片来源:网   络



2021年08月20日

上一篇

下一篇

专访!巴基斯坦驻美大使:“塔利班正在听取国际社会的建议”

添加时间: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