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


当地时间11月5日,美国国会众议院通过了基建设施投资法案,民主党以228票对206票的微弱优势险胜。这项法案预计耗资一万多亿美元,也称为《基础设施投资和就业法案》。法案的通过被称为“拜登政府的大胜利”,或可为民主党在明年中期选举打下基础,扳回日益下跌的民意。

 

回顾这一年,拜登政府的上台和执政可谓是困难重重。在混乱的总统大选之后,在年初国会山的骚乱中迎来了这一年。细数下来,美国外交步履放缓,又乱象丛生:四方机制会议,阿富汗撤军,中美会谈,AUKUS联盟,“民主峰会”……延续着一贯的美式作风。这与拜登政府所谓的“美国回来了”似乎有些出入。

 

内政上,美国将政策重心向国内事务转移,但是也不见得有所成效。枪击案屡禁不止,死伤惨重;种族矛盾不断加深,两党对立未有减少,国内政治极化和撕裂情况仍然严重。这不禁让人疑惑:美国这次真的能够“重建美好未来”吗?

 

此外,持续的新冠疫情也对美国的内政外交都造成了不小的挑战。在这些挑战下,美国政府在外交内政上秉承了怎样的原则做事?取得了怎样的效果?展望未来,可以有什么期望?

 

本文编译自美国国际战略研究中心(CSIS, 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作者是威廉·艾伦,国际商务高级顾问兼学术主席,略有删改。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供读者思考,与公众号立场无关。



年关将近,正是回顾过去的2021年,展望未来2022年的好时候。

 

这一年,在提振国内经济和应对疫情方面,我们的总统履行了重要承诺。这两个方面十分重要,过程也艰难曲折。虽然他这样做牺牲了贸易,但他此番处理的优先顺序也毋庸置疑。

应对新冠疫情和提振经济,是每个国家的首要问题。然而,这仍错失了一个机会——贸易原本可以对经济增长作出重要贡献。

 

政府对增加市场准入缺乏兴趣。这令人大跌眼镜,并且这一疏漏还在不断加剧。因此当美国政府谈论贸易,通常也与扩大市场准入和增加出口无关。

相反,他们谈论的是劳动力市场环境和中产阶级的贸易政策。过去我对此涉猎不多,我认为政府应该有一套标准来衡量。但这套标准有其不足之处。

 

尽管现在判断还为时尚早,但客观来说,迄今为止,美墨加三国协议(USMCA)签订的劳工条款还算成功。这些条款是前任政府谈判达成的,也曾得到现任美国贸易代表戴琪的大力协助。但无论是达成新贸易协定还是修订旧贸易协定,政府始终没有大肆宣传。

 

事实上,除了今年秋天的印度-太平洋经济框架(IPEF),美国政府几乎没有再提出其他双边或多边新举措。然而,我们的政府在努力收拾前任政府留下的烂摊子。然而解决方案有时会失败,有时也不能一劳永逸。

 

波音和空客公司的争端已持续了17年。尽管这两家公司暂时搁置了矛盾,放弃了相互报复,但是在补贴问题上的根本分歧仍未解决。美欧钢铁和铝关税已经达成一致,因此有理由认为,政府与其他国家的关税也可能有类似安排。但涉及中国钢铁的协议仍然有待观察。

财政部长珍妮特·耶伦出色地推动了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的数字税收谈判,并解决了美越的货币争端。这些都有向好趋势,但他们是在解决历史遗留问题,而非实施新举措。

 

有两个领域的倡议值得称赞:印太经济框架(IPEF)和欧盟贸易技术理事会(TTC)。但民众并不这样认为。这两者都是对奥巴马时代跨太平洋伙伴关系(TPP)和跨大西洋贸易投资伙伴关系(TTIP)的东施效颦。

显然,在贸易政策方面,拜登并没有“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的气魄目标。客观地说,跨大西洋贸易投资伙伴关系(TTIP)中,欧盟与美国相比,更是一个“不情愿的受害者”。

 

然而,IPEF框架的有限性明显是我们的责任。亚洲国家广泛持有一种观点,认为美国应该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但美国政府却没有这个打算。但所有这些框架性举措都值得关注,它们旨在让美国在两个贸易伙伴地区处于优势地位。

如今政府面临两个挑战,即需要超越模糊的“合作”,而需要转化为具有实际约束力的承诺和义务。

 

政府对华贸易政策推进缓慢。直到10月,戴琪才就此问题发表讲话。当时她提出了一项短期政策,想要敦促中国履行所谓“第一阶段承诺”,然而中国对此没有太大热情。然而共和党人急于批评现任政府的保守和软弱,可能导致安全破坏。

因此戴琪没有多少回旋余地。考虑到这一问题的政治性,以及许多除贸易领域外的其他问题也损害了双边关系,我们只能放低对贸易进展的期望。这么说的话,政府所做的一切就还差强人意。

 

因此,总体而言,政府还是实践了一些良方,但也错失了许多机会。最令人失望的是,政府的大部分工作都事倍功半。到了9月,政府对每个贸易问题的回应都离不开“正在审查中”,这也因此成为了一个老生常谈的笑话。

问题不在于“审查”,因为这是每届新政府的例行工作,而是在于时间。许多人已经注意到,世界上的其他地区正在进一步深化合作,签署贸易协定,构建新的经济关系,并且许多合作中都没有美国的身影。美国也因此会变的越来越无关紧要,这藏着非常大的隐患。

 

这一年是美国战略收缩的一年。我们将拭目以待,明年是否会出现一些有意义的结论。


2021年12月29日

专访!巴基斯坦驻美大使:“塔利班正在听取国际社会的建议”

上一篇

下一篇

逝者如斯:回顾今年,美国做了什么?

添加时间: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