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


12月29日,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相关方在奥地利首都维也纳举行的新一轮谈判已进行两天,伊朗方面表示谈判正朝着好的方向发展,美国政府则仍对伊朗方面诚意持怀疑和观望态度,称“基本形势没变化”

 

伊朗方面表示,解决当前问题的唯一办法是各方承诺全面、有效和可核查地执行伊核协议,所有对伊制裁都应被解除。美方则称,美国愿意全面取消对伊制裁,但前提是伊朗重新遵守《联合全面行动计划》(即伊核协议)中的义务

 

伊核问题僵持未决,是美国插手中东事务的一个缩影。拜登政府上台后,美国先后从伊拉克、阿富汗等中东地区撤军,这一举动引起了世界哗然。


深究美国撤退行动的原因,有常年征战造成的军民疲软,新政府上台的反思和战略收缩,还有新冠疫情对世界格局的深刻改变、对中东地区造成的深重伤害,但更是因为目标的迷茫,即到了战争后期,美国士兵都不知道“自己在为什么而战”。

 

这不禁让人疑惑,美国的中东政策问题出在了哪里?造成今天这个一地鸡毛的局面,美国政策又应该如何变动?众所周知,中东地区战略资源优势明显。本文从能源转型的角度出发,提供了美国中东政策转型的思考。

 

本文编译自美国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作者是乔恩·沃特曼,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高级副总裁,华盛顿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中东项目主任。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与公众号立场无关,供读者参考。



美国政府的中东政策这些年来可谓误入歧途,且渐行渐远。曾经志在四方,依靠得天独厚的资源连年征战,而现在资源油尽灯枯,美国民众和军队也已筋疲力尽,更不用说中东当地遭受战乱的难民了。但即使如此,美国雄心壮志下所做的一切也收效甚微,没有达成既定目标。

 

近几个月来,美国政界高层领导和军方所传递的态度是,美国在中东问题上要“回归本源”,强调常态化的合作和伙伴关系。



然而,没有组织原则的各种活动只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没有制定有效的战略来明确努力方向,美国敌友的眼光都将放在过去美国在中东地区的所作所为以及戛然而止,而忽略当下与未来。

 

美国中东政策的战略目标是什么?一些美国常见的车贴标语就能告诉我们答案:在世界向清洁能源转型之际,促进地区稳定。这个目标听起来雄心勃勃,但实际上并非如此。



未来三十年,能源转型将成为全球和平与安全的一个巨大决定因素。尽管美国自身既没有满分答卷,也暂没有开发出实现和平转型的资源,但其所拥有的科技知识和开发潜力已经是巨额财富。更为重要的是,中东局势的过渡越顺利,对美国就越有利。

 

有一些声音认为,如果能够实现能源自足,那美国并没有必要关心远在千里之外的中东事务。但毫无疑问,美国对中东地区稳定有着持续的关切和利益追求。在全球化时代背景下,中东地区石油等能源价格关乎全球市场的定价,并且美国在欧洲、亚洲地区盟友的经济发展与中东油气资源密切相关。


此外,中东难民潮对欧洲已经产生了持续影响,如非法入境;以及移民社区潜在的问题,包括治安问题、原住民与移民的矛盾导致的激进敌对、社区分化等。中东局势对欧洲的命运来说,可谓牵一发而动全身。


两种因素可能导致地区不稳定。其一是国家间矛盾,长期以来,美国周旋在国家之间,增进了一定的地区伙伴关系。尽管近几年来激烈的战争相对较少,但几十年来,美国扮演了积极的外交角色,加强盟友伙伴的防御能力。拜登政府明确表示,美国将延续这一传统。

 

另一种破坏稳定的因素是国内暴乱,即国内分裂主义和暴力反抗抬头。中东地区的国家在过去20年中或多或少都面临过这一威胁,这些势力有时是受到邻国或其他大国的怂恿。随着各经济体在新环境适应方面的压力越来越大,未来20年,有更多国家可能面临这一问题。

 

虽然不是所有中东国家都是能源生产大国,但几乎每个国家的经济都与能源市场息息相关。那些非能源出口国通常是劳动力出口国,它们的工人会到油气生产国工作。该地区较富裕的国家也通过正式援助计划向较贫穷的国家提供援助。



世界清洁能源转型步伐缓慢,困难重重。特别是地区经济还存在繁荣和萧条的周期波动。探明储量和生产供应不足,将导致价格飙升。这将进一步刺激勘探和生产,另一方面也促进完全清洁技术的出现。


慢慢地,需求下降,传统能源价格下跌,勘探和生产减少,但是因没有完全摆脱对化石燃料的依赖,供给减少,价格又会上涨……长此以往,循环往复。

 

这一周期性变动让数百万在中东生活发展的人感到迷惑。日进斗金和血本无归之间的反复让人难以确定投资方向,这给未来蒙上了一层模糊的阴影,因此可能加剧紧张局势。


但这种情况也并非只有坏处。中东各国都注意到了能源转型这一变化,大多数政府正采取各种措施,以平抑上下波动,实现经济多元化,振兴人力资本。有些国家激进,有些则深思熟虑,但都重点明确。

 

想要在能源转型中起到控制作用超出了美国的既有能力。这是小布什政府和奥巴马政府在中东受窘得出的教训。


但帮助友邦顺利转型是非常好的选择,这一原则也作为美国在该地区政策的组织原则。它使美国与该地区国家的当务之急步调一致,并提供帮助避免它们重蹈其他国家的覆辙。


美国这种选择让一些国家的政府可以灵活适应自下而上的压力,同时提供安全稳定的环境,反过来求助美国,促进这一灵活性。与此同时,这些国家将美国的规范和方法与当地深度融合,可能有利于避免裙带关系和腐败,精简机构防止部门臃肿。


这些都是发展过程中可能产生的问题。美国的帮助措施还能够满足环保发展需求,因为在这种情况下,能源生产商难以阻止能源转型。

 

不仅是美国政府参与其中,非政府机构也可以有所作为:企业、大学和基金会都应该参与。此外,美国的盟友伙伴也可以发挥作用。能源转型将涉及全世界。而美国可以在这一领域发挥广泛和创造性的领导作用,扩大自身利益。


拜登政府“迷途知返”,没有延续前几届政府的过度干涉行为。但其将战略收缩过度又是错误的。各项计划中道而止,不仅会导致世界聚焦美国领导力的下降,而且在该地区最大的挑战中失掉了竞争力。

 

中东如何管理未来三十年的全球能源转型将深刻影响美国的国家安全,这由不得美国。因此,将美国的中东战略与能源转型进程结合起来,能让美国在中东地区事务中发挥积极作用,也为美国减少了一系列的军事负担。


作为一个灵活的原则,它不仅有助于实现美国的利益,更有利于其盟友伙伴的未来。

 

译者:梁雨迪

编务:李曾玉

责编:井惠子

图片来源:网   络





2021年12月30日

大国博弈的下一个焦点,或许在这里

上一篇

下一篇

行百里者半九十:美国的中东政策,为什么折戟了?

添加时间: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