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大选很快将会举行,前任总统卢拉和现任总统博索纳罗两个人将会角逐下一任总统之位。蹊跷的是,虽然这两位候选人分属左翼和右翼,但其价值观和政策主张均表现为强烈的反美特征。更为重要的一点是,美国对这次巴西的大选保持密切的关注,这次大选不仅关系到美国和巴西的关系,而且牵动美国国内政治。这又是为什么呢?



两位候选人的异同



卢拉曾经担任巴西总统多年,他代表的是工会的利益,且很有可能在这次大选中实现东山再起的愿望。卢拉如果再次当选,意味着拉丁美洲将开启新一轮左翼浪潮。长期以来,哥伦比亚一直都是美国的忠实盟友和介入拉美各国内政的前哨站。但最近,哥伦比亚游击队出身的佩特罗胜利当选为新一任的哥伦比亚总统。未来哥伦比亚和美国翻脸几乎是显而易见的事情,这是美国的一次重大的外交挫败。另一个重要国家智利也实现了从右到左的转变。卢拉若当选,不会与美国关系升温,他的价值观与美国格格不入,他希望恢复巴西在区域领导中的作用,削弱美国对拉美的影响力。


自由党的领袖博索纳罗一直被外界称为“拉丁美洲的特朗普”,他认同特朗普的一系列政治理念,二人同反对全球化。特朗普反对美国的以金融资本家为中心的“深层国家”势力,博索纳罗则反对美国金融资本对巴西的渗透。他虽然赢得了2018年巴西大选,但是一直坚持宣称这次大选存在欺诈现象。2020年美国大选时,特朗普就从博索纳罗的经验中深受启发,选举结束之后始终坚持声称大选存在舞弊。两人甚至表达相互同情和支持,例如博索纳罗也认为拜登是一位通过舞弊方式获得权力的“非法总统”。


2021年初拜登上台后,美巴关系迅速转冷。更重要的是,博索纳罗反对拜登肆意挑起乌克兰战争。特朗普认为这场战争是拜登及其背后的“深层国家”势力策划的。拉丁美洲多数国家在这场战争中表达了对俄罗斯的同情和暗中支持。就在今年2月战争爆发之前的两周,博索纳罗和阿根廷的领导人相继赴莫斯科拜访俄罗斯总统普京,这引起了美国的不满。墨西哥更是对俄罗斯表达了明确的支持。从2021年开始,博索纳罗改变了对中国的不友好政策,转而与中俄保持密切关系,目前已经成为中国投资最多的国家之一。在华盛顿和北京之间的战略斗争中,这对美国人来说是一个打击。

这两位候选人也有很多相似性。他们都对美国资本势力表达不满的态度,希望在巴西开启“去美国化”的进程。区别在于,卢拉更强调拉美国家的团结,因此在拉美范围之内,卢拉是一位国际主义者。博索纳罗则是具有鲜明的孤立主义色彩,代表军方的利益,并且在环境保护问题上拒绝承担国际义务。



相互影响的美巴内政


有趣的是,拜登和特朗普都非常关注巴西的大选,并且将其与自己的政治利益联系在一起。自2018年赢得大选以来,博索纳罗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一再指控他人选举舞弊。在最近访问英国参加伊丽莎白女王的葬礼期间,博索纳罗说,如果他获得的选票不到60%,那么计票肯定是“发生了一些异常情况”,并且认为自己有权推翻大选结果。


实际上,2020年美国大选结束之后,特朗普一直坚称民主党在这次选举中存在“舞弊”行为,之后又改口说民主党“偷窃”了选举。这种言辞据说是受到了两年前的博索纳罗的启发。特朗普这种说辞可能得不到事实证据的支持,但是美国共和党选民中有一半以上对此表示认同。11月中期选举之后,特朗普将会以此为借口要求共和党领导的众议院对拜登发起弹劾,这应该是一定会发生的事情。


美国民主党对巴西的内政尤其敏感,他们担心巴西发生的政治事件会传染到美国。美国前副国务卿托马斯·香农说,“巴西和美国是彼此的镜子,一个发生什么事情,同样的事情就会发生在另一个国家。”据称,美国副国务卿纽兰、中央情报局局长伯恩斯在本次选举之前,曾经向博索纳罗施压,要求他在选举之后不要对结果表示怀疑。还有美国人试图向巴西的军方喊话,希望他们接受选举结果。但是目前巴西军方中,似乎有很多人表达对博索纳罗的声援。

博索纳罗是拉丁美洲基督教保守主义的代表人物,与特朗普非常相似。他之所以在2018年当选总统,是因为巴西的保守主义者受到了特朗普的鼓舞,效仿了特朗普的竞选经验。例如,两人都试图打破资本精英对社交媒体的暗中控制和垄断,而是通过社交媒体与民众直接打交道,回应民众的诉求从而得到草根民众的支持。更重要的是,两人都受到了匈牙利总理欧尔班的影响。特朗普准备将欧尔班主义引入美国,在美国建立一种总统专政的政治体系,削弱议会反对党的权力,同时对司法体系进行改革,并通过立法方式限制移民。他和博索纳罗都有福音派和工人阶级的支持。博索纳罗的很多口号与特朗普的“让美国再次伟大”是相似的。



拜登对卢拉的态度转变


据民调显示,卢拉很可能会赢得本次大选。美国当然不喜欢卢拉这个人,因为在他之前执政的时候,巴西与美国之间的各种矛盾非常多。美国曾经通过宣传工具对卢拉和罗塞夫两个总统进行各种造谣,称他们参与腐败行为,并且诋毁他们与中国保持密切关系。不过,后来巴西法院判决,这两个人都是清白身份。


但是现在,情况发生了变化。拜登政府开始站在卢拉一边,因为他认为博索纳罗对欧尔班主义的信奉可能会传染到美国。此外,两人在气候问题和环境保护方面,也有一定共识。拜登曾经倡议各国捐助一笔款项,帮助巴西支付森林地区的保护费用,但博索纳罗政府似乎不接受这样的倡议。相反,卢拉则直言不讳地表达了他保护亚马逊流域的意图,这或许与美国民主党的环境保护主义理念有所呼应。

最近几天,一个消息声称美国政府正表达对卢拉的清晰支持。美国驻巴西的一位高级外交官宣称,如果卢拉赢了大选,美方会立即对选举结果予以承认,以减少大选结果被质疑的可能。并且美国让欧洲盟友也这么做。博索纳罗一直试图说服军方支持他的诉求。他宣称,如果在总统选举中落败,那么他可能不会让位,甚至可能会试图发起军事政变。他还动员巴西的农民购买枪支,以便在必要的时候为他提供支持。一旦这种事情发生,那么特朗普可能也会效仿,因为美国的军队一直是保守派的支持者。


不过,卢拉与美国之间的一些矛盾是无法消除的。他与古巴、尼加拉瓜和委内瑞拉等反美国家一定会保持密切的关系。而且卢拉本人是金砖国家的大力倡导者,是世界新兴经济体的重要领袖之一,但美国认为这个集团是对西方力量的挑战。就美国的国家利益而言,博索纳罗似乎更符合美国的利益,因为他反对左翼力量。但就拜登和民主党的利益而言,卢拉似乎更符合他们的利益。这说明今天的美国民主政治已经变得非常脆弱,不能再用自己的灯塔照耀别人,而是担心其他国家的政治会影响到自身。



更加激烈的选战


尽管卢拉暂时领先,但这场选战仍然有很多不确定性。最近几日,两人的差距有缩小趋势。在圣保罗等主要大州,卢拉的优势并不明显,目前支持率约为37%,博索纳罗是35%。在福音派基督教徒选民中,博索纳罗则以48%的支持率大幅领先卢拉的30%。博索纳罗不断发出威胁,认为目前的选举程序有一些问题,需要进行改革。并且他说,如果选举程序缺乏公正性,那么他将不接受选举结果。也有人预计,选举之后博索纳罗可能会发动暴力事件,类似于2021年1月的美国国会山事件。


根据最新的民调变化,我们不能排除博索纳罗当选的可能性。但可以肯定的是,无论博索纳罗是否当选,都将使得拜登政府面临尴尬局面。如果他以微弱优势落败,那么他一定不会轻易接受选举结果,即使美国对卢拉表示支持,博索纳罗仍然会开展各种反抗行动。如果他以微弱优势当选,他可能仍然会效仿2018年当选后的言论,宣称对手有舞弊行为。这些做法都会让拜登感到头痛。


博索纳罗和卢拉都试图重振这个拉丁美洲最大经济体,只不过方式截然不同。但无论谁当选总统,都必须与众议院中的中间派保持良好关系,因为这个集团占据众议院议员的一半数量。两人都是反美主义者,这是因为过去几十年美国对巴西经济的介入使得这个国家的生产率增长乏力,本国利益驱动下反美已经成为超越左右的共识。对于中国而言,无论谁当选,都是中国的机遇,因为这两个总统候选人都需要中国为他们各自的政治议程提供支持。尤其是,当前只有中国有可能帮助这个国家改善基础设施落后的局面。


作者:太平山客,民智国际研究院非常驻研究员






2022年10月21日

行百里者半九十:美国的中东政策,为什么折戟了?
北溪管道被炸,究竟谁是真凶?

上一篇

下一篇

巴西大选,为何两位候选人均反美?

添加时间: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